— 一语青叶 —

【sf】当你与你的恋人有着年龄差时需要考虑的5件事(上)

· sf,undertale背景下pe后日谈

·frisk女性设定

·存在ooc,因为这一切都是关于他们的未来的我的臆想,也因为我的笔力并不足够支撑,但我希望你仍能从作品中感受到他们过去的影子

·大量对话,超级无聊】

·接受各种各样的建议,还想要继续努力




1、你总得努力让对方的家人接受你


sans与toriel早已是老朋友了。

虽然他们过去不曾见过面,但是在地底下,“那个希望”还没有到来的时候,在那一段漫长的、平静但无趣的生活中,他们的确是靠着那些冷笑话成为了熟识——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为了这一刻感觉紧张。


哦,这一刻。


当他想到这一刻时他仍旧感到有些头晕目眩,这一刻,包含着一个他不怎么熟悉的年长男性(虽然他看起来很慈祥,但是这没法掩饰他的神色凝重,)、一个他熟悉的女性老朋友(以及不熟悉的严肃表情,老天啊这可真是糟糕)、当然,还有他身旁的,仍旧满怀决心的他的恋人(毫无疑问这是支撑他站在这里——并且超级尴尬的源头)。


当他想到临出门前他的兄弟对他说的:“哦sans你得勇敢地面对他们!”时,他简直头痛,骨头都快裂开了。

他无疑能够勇敢地面对敌人,但是面对你爱人的父母?这完全是两件事:你要做的不是打败他们,而是证明自己。而他在过往的生活中懒懒散散,这件事在他的骨生中实在是过于复杂了。


出乎sans的意料,这场会面平静地结束了——在漫无目的的唠嗑之后。而答案显而易见,他们并不想让frisk听到某些话题,这固然是因为他们都想照顾frisk的心情,但sans明白,那位老女士总是会找自己谈一谈的,为了他们共同的好女孩。


那天晚上,当frisk已经沉睡的时候,sans运用他的捷径,来到了阳台。toriel正站在那里,仰望着寂静的星空。她是否在等待着我呢?sans在心中默默地想。但是思考对于此刻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于是他鼓起勇气——连他自己都在惊愕自己竟然还需要鼓起勇气——并且开口了。


“晚上好女士,今晚是个好天气不是吗。”

“是啊……”toriel坐了下来,“这样的星空,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厌倦……在那样漫长的时间里,谁又能想到未来我们能以这种方式看到夜晚呢。“

sans沉默,是的,现在是最好的时代——人类与怪物之间虽有隔阂,但仍在稳步合作,并没有曾经他们所设想的,怪物与人类的战争,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但是,”她接着说道,“在怪物的心目中她可能是希望天使,我却只把她当作我的孩子。”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很瘦小,从上面摔下来,受了些小伤,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决定保护她。“

“我为她去买做派的材料的时候,她一个人来到了家——她受的伤更明显了,那个时候我感到愧疚,我竟然把一个没有攻击力的孩子一个人留在外面!我发誓我会好好教养她,保护她,让她绝不会再受伤害。”

“即使后来她离开了我,我也曾经放任不管,最终我还是决定……我要保护她。我不能让她因为对家的思念就把生命丢了,我也不能让她为了离开做出违背她本心的事。从我第一眼看到她,我就相信她是个好孩子。所以我追着她,……也许她也给了我勇气去面对曾经我不敢面对的。”

“后来我们终于离开了地底下,我都已经做好准备她会离开我们……但她竟然愿意留在我身边,这可真是最大的幸福……那时候我再一次发誓,我会把她当作我的孩子,我一定会用我最大的爱去保护她。”

“我一直把她当作我的孩子。”


她这时候终于转过头来,这时sans才看到,她那张永运慈祥的脸上,她的眼睛里,有泪水。

“老天啊,我也不知道这样子对不对……我可从没做过这样的事……但是sans你明白的,我的孩子,她总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我原本以为会是个和她年纪相当的小子,或者女孩?但我真的没有想到,那是你。”


来了。sans想,最关键的问题就在这里。


“你们的年纪,你们的寿命……我想这些你都明白,那么,你仍旧要执意这么做吗,我需要你的回答,sans。给我的,我frisk的,并且,也是给你的。”

奇妙的,在这一刻他不再紧张了。toriel注视着她,严肃的、温柔的,他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去形容她,但是毫无疑问,toriel是最棒的母亲,是他们共同的最好的母亲。

并且,他的心中早就有了答案,不是吗。


兄弟,你得勇敢地面对他们!


“是的。我们会在一起。”他听到自己这样回答,“我会陪伴着她,保护着她,爱着她。”


用你的勇气,去述说你的爱意!


“我知道有些问题总是在眼前,但是我们,总会努力去克服的。”

“我们都爱着她,她也同样的,爱着我们,所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现在,我是这样坚定着的。我想,frisk也一样。”


那么他们一定会接受你的真诚和你的爱!相信我!



当sans回到frisk的房间的时候,frisk仍旧好眠。他温柔地抚摸对方的头,替她把被子掖好,躺在了她的身旁。

“paps的方法非常有效,你知道吗。勇敢地面对他们,没错,只要这样就足够了。”他低声地、愉快地自言自语。

“我的兄弟果然超级棒。当然,toriel也很棒,你也是。”

他就这样安心地沉睡了。




2、年龄差可能意味着一些难以互相理解?


“为什么要把这个放在箱子里kid?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这个的。”

“嗯?什么?sans你能不能从你那个沙发上下来!自从有了这沙发你就整天躺在上面!还有现在,快来帮我整理这些东西!”

“哎这可有点难度……如果我说这沙发太软了我在上面骨折了,你能让我这把老骨头再休息休息吗。”

“……搬家之后我就把这个沙发扔了。“

“好吧好吧都听你的……”sans无奈地从那个沙发上漂浮起来,慢悠悠地晃荡到frisk的旁边,帮她整理那一堆杂物。


“东西真多,家里竟然放了这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

“平时都零零散散的,但是既然要搬家了,当然要整理一下。”

“嗯……这是什么?《奥兹国仙境奇遇记》?喔我都没看到过这本童话书。”

“……我们刚出地面的时候,妈妈给我买的童话书。”

“哦,大多是你小时候的小玩意,啊——看着这些就让我想起来你小时候寡言少语的样子。”

“……我已经变了。”

“嗯,当然——不管是怪物还是人类,都是会变的。尤其你是人类,身体变化很快,心智上的成长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存在的——你怎么了,kid?”


他担忧地往frisk看去,而frisk则冷硬地绷紧了嘴角,过了一会儿她轻声说:“没什么。”她似乎没做好准备,声音有些破音了。而sans对此感到疑惑,也许还有点担忧和恼怒:最近frisk总是这样,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或者是他的一句话就突然生气。再一次地,他仔仔细细地回忆自己说的每句话,希望自己能够理解对方。

“怪物和人类都会变”?不对,这不存在任何问题。那么,“身体变化很快”?可是这句话也没有错误……


噢。他突然醒悟,为此感到一些难言的伤感以及,以及无法忽视地想要笑起来。


“kid,你在发什么呆?”他突然发问。

frisk一惊,用疑惑地眼神看向对方。骷髅指了指她的手:“从刚刚起你就没再整理下去,你是想就这样把自己的童年生活全部回忆一遍吗?”

“或者,你是舍不得手上这本书?《橄榄球王子》,让人印象深刻的一本书不是吗。我记得你曾经最喜欢里面的男主角了。”

frisk没法坦白她在为什么生气,她唯一能做的只有顺应对方的话题:“呃……是、是的。男孩子感兴趣的橄榄球、女孩们欣慕的王子、当然还有人类变成怪物与怪物和平相处……作为一本在怪物与人类磨合期的儿童读物,它非常合适不是吗……而且它的故事很精彩、里面的插画也很棒。”

“嗯嗯没错,直到今天它似乎仍在畅销书榜单上——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记得你也很喜欢她不是吗——哇哦,kid你脸红了。”

“……别说了sans。”

“——所以你仍旧喜欢这个童话主角,真让我没想到……虽然我不是很理解里面这个主人公到底哪里帅气了。”

“别说了sans!而且他明明、明明就——他真的很有魅力!”

“你生气了吗,kid,为了你的梦中情人?”

“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sans,但是他真的是个很棒的人物。他强大、而且很温柔,他一直会帮助和鼓励那些没有精力和勇气的人,并且他不会滥用武力;他也很幽默,我总是能因为他的几句话就开心;他还很……”

frisk突然停下来,因为她发现这样说起去只会更表现她对于这个童话人物的喜爱——她都能想象sans接下来的话语了。而sans则微笑着:“所以,你真的很喜欢他kid。”

frisk感觉自己的脸烧起来了。而sans则体贴地不再谈论喜欢的童话人物这个话题。

“而且你不觉得吗……这听起来像个夸奖大会,而且是一点也不友好的那种。’听你的现任夸奖她的前任’可不是什么好话题kid。”


于是frisk如他所愿地笑起来,她笑起来的时候喜欢抿起嘴,偶尔会露出一点点牙齿。sans迷恋地看着她,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而frisk放松自己的身体,趴在他的耳边。

“我还没讲完呢,那么……还有一个原因。”

“因为他特别特别像你。哇,这个表情,你怎么了嘛?”

“……不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可能把我想的太好了……我可不觉得我和橄榄球王子很像。”

“那只是你认为的,我可不这样想。我喜欢这个角色是因为他像你,很浪漫不是吗。”

“是啊真浪漫,该说不愧是调情大师吗……”


他们就维持抱在一起的动作沉默了一会儿,直到sans再次开口。

“所以你看,你和小时候也没有很大差别。”

这可真是句生硬的安慰,破绽百出。frisk惊讶地看向sans,而sans的脸上有着不容忽视的尴尬,显然他并不习惯这种安慰,或者说表白,但他坚持着开口了,“……我从来没想过你这段时间是因为这件事生气,因为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他用了这么多个“真的”以至于frisk快要笑起来,而sans面不改色地继续说下去,“——从来没想过这件事。在我眼中你永远都是个可爱的孩子,这并不是说在我眼中你长不大什么的,这是由于我们的年龄差距导致的必然的结果——好吧也许有些跑题了,我是想说,嗯,我一直很爱你,而且自从我和你成为情侣之中,这种爱就没有改变过,或者我应该说……”他停了下来,frisk正在微笑,她笑着面对着sans。


“我明白。”她还是那样轻声地回答,又过了一会儿,她又加了一句,“谢谢。”

“没什么。你想明白就好”sans面不改色地回答,一边调整两人的姿势,“这个动作可不怎么舒服……那么要不要中场休息一会儿?总是整理也很累的。”

“嘿别转移话题也别想偷懒,而且……呜!”

然后他们开始接吻,他们的行为就像这个词语一样的温柔。frisk曾经觉得和一个骷髅接吻很奇怪,但是有这么多次经验之后她终于还是习惯了。她把自己的唇印在对方的头骨上,为那种带一点冰凉的感觉而微笑。骷髅的骨头是冷的,但骷髅的呼吸却是灼热的,真奇妙不是吗。她亲昵地把自己向对方身体里靠,有点像小孩子撒娇那种,但是女朋友撒娇也没什么关系嘛。一边这样想着,frisk一边享受着自己应得的吻。


所以关于这个童年偶像的问题,以及成长的问题就以接吻告一段落。年龄的差距也没什么不是吗,不论什么问题,只要一个吻就够了。


sans是真心这么想的。


“我一定要把这个沙发扔了!结果最后我们俩就在上面睡了一下午!现在我们得晚上整理好东西了!”

“也许这说明你也很喜欢它不是吗kid,那么把它留下来也很好。”

“不,我一定会把它扔了!!”



好吧,也有一个吻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真是我写的最奇怪的接吻了,因为我不知道骷髅有没有舌头。

·1、2是比较甜蜜的部分,他们这时候都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即使困难摆在眼前,他们仍然满怀希望,当然另一个原因是这时候一切看起来都很好,所以他们能够多撒撒糖(虽然我并没有写的很甜)这是因为蠢作者笔力不足

·其实没谈过甜甜甜的恋爱才是主要原因

·努力一下写个短篇, 如果有建议希望能多提qwq


评论(13)
热度(95)

2017-07-14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