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语青叶 —

【sf】当你与你的恋人有着年龄差时需要考虑的5件事(下)

sf,undertale背景下pe后日谈

·frisk女性设定

·存在ooc,因为这一切都是关于他们的未来的我的臆想,也因为我的笔力并不足够支撑,但我希望你仍能从作品中感受到他们过去的影子

·大量对话,超级无聊】

·接受各种各样的建议,还想要继续努力



3、衰老


当他们——当frisk年老的时候,sans仍旧陪伴在她身边。


frisk愈发地沉静,她不太愿意说话,逐渐减少自己的行动,有时在庭院里的躺椅上一坐就是一整天。而sans也就默默地坐在她旁边,在合适的时候在一旁的桌子上放上食物,剩下的时间他就看着frisk注视院子里的盆栽或者天空。

曾经sans感到过焦躁,为他们之间关系的转变,或者别的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但是后来,他选择了平静。交流的减少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关系的弱化,这一点是在他看到frisk逐渐生出的白发时才有的体悟。人类就是这样的,他们衰老的比怪物快太多了——明明他们有着无比强大的灵魂,却在寿命上有这样的严苛限制,而衰老同时意味着身心的变化,也导致了他们相处模式的变化。sans偶尔在心里默默想着,为frisk的衰老,或者也许是成长,感到微妙的悲伤与幸福。

更多的时候,sans会为frisk的成长而惊奇。在那些他注视着frisk的时候,他会回忆起过去的frisk:青春期时闹别扭的小姑娘,同居后羞涩而温柔的恋人,电视上自信的怪物大使……每一个frisk都让他感到自豪。那些奇妙的情感可能早已根植于他的白骨之中,让他一生都无法忘怀。

回忆不会逝去,但人类会。每当sans想到那个既定的未来,他就感觉到无力。要怎么样才能抗拒死亡?这是一个永远的命题。没有谁能解决,人类不能,怪物也不能。


“你在想什么?”身旁传来frisk的声音,sans回过神来。

他想的太多了,sans沉默一会儿回答她:“过去。”

frisk笑了起来:“你还不到回忆过去的时候,sans。”

“为什么?”他无端地感到烦躁,“我们之间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我去想一想不是……”

“sans.”她轻柔却不容置疑地打断了对方,场面一时沉静,然后她开始说起别的话题。“有的时候我的确感到失落,为我的衰老。我把太多的时间奉献在了人类与怪物的生活上,我并不为此懊悔,我只是感到遗憾没有陪伴你更多。”


衰老。sans讨厌和frisk讨论这个话题,他也讨厌她的敏锐,如此轻易地就发现那些他想深埋于心底的事情。


“在我心里你永远美丽,何况除了容貌,你做怪物大使时的那些表现,同样让我着迷,那在我眼中同样是美好的记忆。而且在你退休后我们也去了很多地方不是吗,那时候的你也很美。还有……”

“别说永远……sans,别说永远。我会化为尘土,而你作为骷髅’活’着的时间还很长不是吗,你应该尽情地享受生活。而不是为了我被囚禁在过去。”

frisk抬起她的手,那无疑是一只老人的手:有些干瘦,有许多皱纹,再也不复她少女时期的青春靓丽,这难免让人心痛。她轻抚爱人的脸颊,有些浑浊的眼睛注视着对方:“你仍旧这样,和我记忆中过去的你没什么不同,你也和我说过……你还能活很久很久,但我能陪伴你的时间只有这么长,难道之后要你继续陪伴我吗,那太自私了,在我死……”


“别说了。”他哑声打断她。

frisk有些惊讶地看着他,sans回望回去,直至今天他仍然觉得对方无比美丽——他俯身吻了吻对方的眼睛,重复一遍:“别说了。”

“我没想到你会这样说,sans。要知道以前只有我让你停下说那些偷懒的借口和冷笑话,从没你说出这句’别说了’的时候。”她停顿片刻,继续说道,“但是衰老就是这样的,紧跟着的就是死亡,你总得面对它。”


她就这样把那个词说出来了,而sans恨她,恨她说出那个词。


他深吸一口气,拒绝直面那个问题,转而低声说道:“我永远爱你。”

“什么?”frisk显得有些惊愕,“我说了……”

而sans只是固执地、一遍遍地重复:“我永远爱你。”


我永远爱你。


最终,frisk只能轻声地安慰他:“是的,我知道,我也是——我爱你。”




4、死亡


那是一个美好的春季的午后。

“sans……?”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别把生活过的一团糟,知道吗,你得享受你的生活。”

“……如果可能的话。”

“你就不能好好回答我?”

“我很抱歉但是,但是我没法确定,没有你的陪伴,我……我不知道我该做些什么。”

“出去走走,随便哪儿都好,你得学会享受你的新生活,好吗?”

“……好的。我明白kid,我明白。”


frisk似乎安心地不再说话了。

而sans坐在一旁。


直到红霞似血,屋子里仍是一片寂静。

他平静地感受床上最后一点微弱的呼吸消失。


他的眼睛里是一片黑暗的空洞。



5、之后的日子


“frisk。”

“我来看你了。”

“这两天……嗯没什么好说的,你走之后,大家都不好受,我也是。我想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你明白的,才能让他们好受些。我也……我也一样,我感到悲伤。”

“你知道悲伤的时候我有什么感觉吗?首先是喉咙发紧……我和你说过吗,我的声腔是用魔法填充的,它保证我能够完美地发声,我会感到魔法的波动在加剧,它在震动,让我……感到很难受。然后我会感觉眼泪会落下来……为什么我能流泪?啊我想你不会再在意这个了。接着是心脏……你看到过的,就是那颗蓝色的心脏,它会开始震动,疼痛……我想用魔法固定住它,但是它仍然会痛。”

“也许和人类没什么差别吧。”

“最疼的那次是在葬礼上,所有你的朋友都在那儿哭,然后我突然意识到你再也不会待在我的身边,当他们……当我在哭的时候,你没法在陪伴在我的身边的时候,它就开始疼起来了。然后我也感到喉咙哽咽,我没法说话,我没法呼吸。”

“然后是有一次我在家里,收拾一些……你的遗物的时候,我看到了一盒没用完的创可贴。你还记得吗,就是我们第一套小公寓旁边的那个药店里买的,后来我们搬走的时候它已经关了——我还记得我为什么买它。那天是我们的纪念日,我们一起做饭……然后你刮伤了手指,你那个时候还是一个小孩子——请原谅我那么说,但是那个时候你还很……不成熟,但那样的你也很可爱。你痛得掉眼泪,哭着对我说很痛很痛,我就很快下楼去给你买了,你还记得吗?……我想你不记得了,但那对我而言是多么珍贵啊,我没想到它还能留下了这么久。”

“啊也许你并不喜欢这个话题,那么……你还记得那个小盒子吗?”

“我把它放在了我的那个小盒子里,就是你教我的,把一些好东西保存下来的盒子,那里有每年你送我的礼物,还有一些其他的我会想到你的东西。这真是一个惊喜,因为当你走后,我经常会去看看它。”

“我看它的时候,我感到心很痛,但是我又……我又非常幸福。”

“现在我和你说话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感觉。”

“你明白对吗?我希望你明白。你离开之前,我们有过挺多的争执不是吗……我为我那时的一些话道歉,但是我始终认为,我一直会爱着你——这和承诺没关系,我只是,我只是因为你而幸福。”

“就像你说的——我得找到自己的幸福。但是frisk,失去你令我痛苦,可是曾经拥有你永远令我感到幸福。”

“……如果你觉得是个承诺也可以。”


“papy说我不能每天都闷在这里。也许他说的对,虽然我觉得和你说说话也挺好的。我会离开这里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也许周游世界,也许去看看我和你走过的地方,就好像你告诉我的那样——幸好你辞职之后我们去过很多地方,否则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样度过这段时间。”

“总之,我会回来看你的,或者也许你就陪伴在我身边?如果这样我会更高兴。”

“你曾经说你希望我享受新生活,我知道,你这个假设里也包含着一段新的爱情。但是这件事没这么简单。也许我要一辈子带着你和我的故事走下去,而已经有了这样好的东西……我不会再看到别人了。”


“希望你能陪伴在我身边。我该启程了。”



·虽然这边开始急转而下再也不是上篇那样年轻时代的甜甜甜了,3-5可能是大众意味上的刀,但是事实上我写这篇时最初的灵感就在于后面的3篇(笑)但是就像文中frisk的态度,问题总摆在那里,寿命是他们没法躲过的一道坎。frisk学会了接受它,并且逐渐影响sans,值得一提的是年轻的frisk恐惧未来的衰老和死亡,但当那真的到来的时候,是sans没有做好准备,很奇妙不是吗w

·“死亡”这个部分中,一开始是只想写最后两句话的,后来前面又加了很长一部分上去,大家觉得哪个更好呢?ww

有建议的希望能更多地留评,我也希望有更多同好

·还有一个番外,就是他们真正的the end了


·感谢你的观看以及忍受作者最后大段的废话。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或者有什么感受,就来和作者交流吧w






评论(12)
热度(76)

2017-07-16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