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语青叶 —

【sf】当你与你的恋人有着年龄差时需要考虑的5件事(番外)

·sf,undertale背景下pe后日谈

·frisk女性设定

·存在ooc,因为这一切都是关于他们的未来的我的臆想,也因为我的笔力并不足够支撑,但我希望你仍能从作品中感受到他们过去的影子

·大量对话,超级无聊】

·接受各种各样的建议,还想要继续努力

·至此彻底完结。在观看之前请看(上)   (下)


番外·The End


amy第一次遇到骷髅先生,是在她搬家之后的第一年,在那一年人类与怪物和平相处的纪念日庆典上。

她新生活的地方也有着特殊的含义,这里是Ebott山,是怪物被囚禁与重新现身的地方,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怪物们都集体生活在这里,而后来他们各自去往更远的地方,这里的人类也渐渐多起来,不过这里仍然是一个很大的混居地。

但是amy从来没看到过这位骷髅先生。


骷髅先生穿着一身棉袄,显得很奇怪,毕竟现在是春天。不过怪物们也有各种各样的习性,amy决定不去随便揣测人家。

当amy躲在一边观察sans的时候,骷髅发现了她,他笑了两声,“怎么了吗,小姑娘?”

amy可没想到会被抓个现行,她有些尴尬地走到骷髅面前:“没、没什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呢,在这个地方。”

“嗯,嗯。没错。”骷髅的声音慢吞吞的,“我不是这里的人。我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后来走了。我每年今天都会回来看看,作为纪念——说起来,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你。”

“是的!我搬家刚刚两个月!你每年来看?那你来看多少年了?”amy眼神亮晶晶地看着他,自来熟般地坐到骷髅的身边。

“很多很多年。”骷髅平静地看着小女孩,那眼神让amy联想到她的奶奶,或者类似年纪的人。“这里是我和我爱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不过也差不多吧。”

“一个爱情故事!那么……你的爱人呢?”说出口的时候amy就察觉了自己的失言,“嗯……她没陪在你身边,所以她……?”“是的,她死了。她是个人类,寿命比我少很多。”骷髅代替她说出这个词,“她已经离开我很多年,我一个人也没什么好做的,就去我们以前走过的地方,想想过去的事情。”

“回忆?可是你说你来了这儿很多年了,那除了她之外总还有别的事是你可以

去做的吧?”

“我的爱人曾经告诉我,我还不到回忆的时候。但是那个时候她已经老去了,我得忍受这一点,忍受她后来的死亡,我就得用回忆去抵御那种痛苦。现在我可能只是习惯了,习惯去回忆她。”

“那你之后的生活呢?你去了很多地方,那不好玩吗?”

“我去很多地方……没错,但是当我去回忆的时候,我才发现,她走之后,我仍旧在回忆与她一起度过的时光。这和长短没关系,我爱她,我珍惜她,所以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才是……”骷髅小心地斟酌着字词,“最鲜活的,最让我想要去回忆的。”


“可是,那对你来说很短不是吗?我是说,你能记住就那几件事,就算你一直回忆和她的事情,又能回忆多久呢?”


“嗯……首先我的记忆力很好,虽然这不代表我能记住所有的事情和细节……但在我的生命里,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和她一起的生活。小姑娘,如果你有了真正爱着的人,你会明白的,和爱人在一起的时光是最珍贵的,除此之外的其他时间,总会是模糊的,不值一提的。”

“而且,回忆可不是一个粗糙的过程。当我去想她的时候,那就像……像在翻开一个宝库,里面有你的所有珍藏,然后选择一个。有的时候我想到某个午后我们一起打盹,在外面的院子里,我们专门摆了一个躺椅。为什么是一个?因为她可以趴在我身上,一个就够了。我们把那个躺椅放在一个藤架下面——那个藤架也是特别买的,然后我们俩躺在椅子上。有的时候有一点阳光会穿透进来,如果她很困,她会在我身上不舒服地动动,我就会遮住她的眼睛。我?我比较多的时候会看着她。”

“我还记得她睡着的时候的样子,我会看到她的眼睫毛,我曾经还数过……虽然后来睡着了。后来她老了之后,我就在她旁边看她。她的眼角什么时候有了皱纹,她头发有些变白,这些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哇……你可真爱她。”amy轻声叹息着,“那么,回忆这些,告诉我这些事情,不会让你痛苦吗……呃我是说,如果你愿意回答的话。”

骷髅宽容地笑了笑:“曾经我从不愿意说这些事,我总是想尽力回避它们,关于衰老、或者死亡一类的。但是……我得有新生活,就像她告诉我的一样。我用了很长的时间去摆脱那些痛苦……只是痛苦,我仍旧爱她,但是现在,我已经可以安然地接受她死亡这个事实了。”

“这很浪漫。”amy甜甜地笑起来,“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了,祝福你先生,节日快乐!我该回去吃饭了,再晚点妈妈就要找我麻烦了。”


在骷髅点头道别后,她蹦蹦跳跳地向家中跑去,半途中她又转过身:“那么先生!明年你还会来吗?”

骷髅一愣,随机微笑着让amy过来,他从身上拿出纸和笔,潦草地写下一段话,随后他将那张纸折叠起来交给amy。

“留着它吧amy。这只是……只是我想要留下一个印记,就在有我和她回忆的地方。如果你愿意保管的话就放着吧……别偷看。”他停顿一下,又变了想法,“……看了也没关系。如果明年我还能来的话,我会把这张纸收回来,换一张新的。好吗?”

在得到女孩肯定的答复之后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快回去吧,别让你妈妈等急了。”


骷髅目送着amy离开。

然后他闭上眼,回想爱人的音容笑貌。


他想起了他们的婚礼。他想起碧蓝的湖水,纯白的小教堂。怪物们齐聚一堂,共同庆祝这无限美好的一天。他想起toriel和asgore的眼泪与祝福,想起papyrus比他还要快乐的大笑,想起他们接吻时alphys拼命鼓掌以及undyne调皮的口哨——当然他记得最清楚无疑是他的爱人,他开始真正地回忆。

这就像他对amy说的那样,回忆是细致的。他从对方的脸开始回忆:他先想了想frisk的头发,frisk一直保持着短发,她的头发是松散的,毛茸茸的,在婚礼那天难得显得整整齐齐,更显得她漂亮端庄——当然平时更可爱一些——他又想起他有时睡着了把头埋在对方头发里,那种熟悉的疲倦而又舒适又逐渐而来……

他放任自己想了会儿frisk的头发,然后把注意力拉回来。他接着开始想frisk的眼睛,婚礼那天frisk画了较浓的眼妆——sans当然知道那是为了掩盖前一天因为紧张没有睡好的痕迹——但那是她越发艳丽,然后是frisk注视着他的时候,她温柔的眼波……

他彻底地沉浸在回忆之中,从frisk的眼睛到唇,然后是她脖子上的项链,她洁白的婚纱,她手指上的戒指……


他猛地挣开了眼。

他的身边空无一人。


后来五年骷髅如约回来,每次都换了一张纸条,虽然他每次都是到场才写,看起来漫不经心。他甚至参加了一场婚礼——amy和她心爱的怪物的。他们的婚礼宴会正好在这一天,和平纪念日,解放纪念日,什么名字都好,总之正好遇到骷髅归来的这一天。


“也许我是受了你的影响。”宴会上amy笑着对骷髅说。

“那么我会感觉愧疚的。”

“那你大可不必。”amy大笑起来,“我选择他是因为我爱他,当然,我爱他!未来的日子交给未来,至少现在我们得在一起!”

“这样很好。”骷髅微微颔首,“那么,这个就交给你了。”

“作为结婚礼物这可真是简陋。”amy愉快地接过那张纸条,“那么,再多点好处?比如说,让我看看里面到底写了什么?”

“你没打开看过之前的吗?”

“看过了。哦看到你的笑容我就明白了,你一定是知道我看过的。是的,没错,在第一年你走之后大概几个月——我至少忍了几个月,我就看了,毕竟你不能让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去保守一个让她超好奇的秘密——结果什么也没有!但我发誓我一定看到你写了什么,我用了各种方法也没能让字出来,这张纸也是,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坏。所以我猜,这就是魔法这一类的吧?我的丈夫也没法解开这个,他说这是很精深的魔法,怎么样,让我看看吧?”

“那恐怕不行,小姐。”骷髅神秘地微笑着,“这个魔法的长度是一年,一年之后如果我没有来,那么你就能看到了。”

“吝啬鬼!”amy回击她,随即她又笑了起来——今天她几乎无时无刻不再笑着,“那么,我先走了。享受今天吧!”


新娘回到了新郎身边,骷髅遥遥向着他们举杯。所有人都在祝福这对新人,所有人都沉浸在此时的快乐之中,也许有人会想到未来那些不可避免的痛苦,但是现在,谁在乎呢?




后来骷髅没有再来。

当amy恍然今天又是新的一年纪念日时,她才发现老朋友并没有如约而至。她心一颤,去拿那张纸条。她已经大概预料到了会发生什么。

魔法的确失效了,谁知道是因为时间或者施法者本身的原因?

那张纸条上只有很短的一句话。


           

     Frisk

                      

                    我实现了我的诺言,我永远爱你。

                                                                                     sans





终于写完啦!

番外是关于sans放下死亡的痛苦而并没有放下frisk的故事,最后就是隐晦地表示sans已经死了【应该看得出来吧】他的生命会有到达尽头迎来平静的那一天,至此就是一切的结束了。

以及amy真好啊!写amy写的特别顺手【你】至于amy之后查阅资料发现frisk和sans的名字代表了什么以及amy未来的生活,那就是故事外的事情了。

最后,感谢你的观看以及忍受作者最后大段的废话。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或者有什么感受,就来和作者交流吧w



下一个故事大家有想法吗?我个人的爱好是toriel视角的一些故事以及一个sf向的完全ge脑洞。

没有梗了求梗!!

评论(4)
热度(57)

2017-07-20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