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语青叶 —

三人行的时候除了师傅还会有修罗场

·吐槽向

·设定是chara、sans、frisk的灵魂同时在frisk体内,没有理由就在一起了!

·ut背景下的崩坏世界

·虽然三魂一体,但是这是清水暧昧向=w=如果硬要说的话是cf,sf

·对话流,三人吐槽世界




1、

“frisk——只要你向前走,你就可以看到过去百年怪物王国的曲折历史了,现在,快!点!起!来!“


作为对此的回应,frisk尽力装作自己被粘在地上,用她充满决心的眼睛看着chara,充满决心地一动不动。chara跟她对视一会儿,随后轻轻嗓子,轻巧地回击她:“别忘了我也有’决心’,你没法说服我的。”


frisk坚定地注视她。


“我知道你很累,但是我们得把这段路走完frisk,加把油好吗?”


frisk坚定地注视她。


“——所以说你们打算看到天荒地老?那么我觉得最好的解决办法是chara你代替frisk继续走下去。”一边看着她们的sans突然开口。


“为什么是我?难道不能是你这懒骨头?看看你,占了我们俩的地方,还没半点贡献,你就不能用你的捷径快点继续?”


“不能。首先,捷径的力量是我身体上的能力,而不是灵魂;其次,你知道的,按照游戏的设定,我只能在我在游戏流程中使用捷径的地方才有这能力,别的时候我只是在等我下一次出场;最后,你们的身体我根本没法使用,它只匹配你们俩的灵魂。“


”这垃圾游戏,破烂设定。“chara翻着白眼振振有词。


sans露出了微笑(chara:“骨头你笑起来的样子只能让我想到骨裂。”):“这不是骨裂……而且你这么说让我想到了一些别的方法:不能用捷径,可以换一个不累的人走路。“


frisk仍旧充满决心地看着chara,但这次她的眼神里还流露出了希望。


chara瞪了他俩半天,挤出一句干巴巴的威胁:“哦frisk你不能这样做。你就不怕我……呃比如说把怪物杀个干净什么的?让你的perfect end半途而废,对,就这样。“


frisk用“天哪你傻了”的表情看着她,冷静地反驳对方:“不,按照游戏设定,只要我不杀怪物,你就不能操控我的身体主动杀戮。“过了一会儿她补充,”主动走路可以的,反正和我走路没区别。“


一针见血。


sans及时补充:”这垃圾游戏,破烂设定。”他慢吞吞地说:“不是吗——哦你快把眼睛翻出来了“(chara:“你可以停止骨裂了骷髅。”)


“好吧好吧——”chara咬牙切齿,“两个混蛋!尤其是你frisk,自从他来了你就不爱我了!”


“我是个异性恋。chara。”


“就算这样我也爱你frisk!”


“可悲的单恋。”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骷髅!”


人类少女向深处走去。





“占有frisk的身体。哇这听起来也挺棒的。”走了一会儿之后chara突然说。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骷髅阴森森地回应。







2、

“frisk!别这样戏弄人家!”


少女停在原地。


“额我是说,你不能停下来——“


少女往后走了几步。


“跑一跑!跑一跑好吗!”


“……kid我也建议你快点跑,否则的话恐怕undyne就真的要打你了。”


frisk看了看undyne的死亡凝视,加快了自己向热域奔跑的速度。


“为什么我说话你就捣乱,那个臭骨头一开口你就乖乖听话了?”chara崩溃地瞪着frisk,“我的小可爱如果你再捣蛋我就……我就把undyne杀了!”


“哈。”sans短促地笑了一声。


“‘哈’是什么意思?”chara蹬他,“听着死骷髅有本事我们在杀戮路线见,看我不杀了——”


“你也知道这次是什么路线?”骷髅毫不在意,“只要是在这条路线上你就只能呆在frisk的身体里观看一切,不能做出任何剧情外工作。所以,我的意思是,’哈,你这傻子天天异想天开。’”


骷髅裂开嘴角:“你就一定要我把话说明白才能听懂?“


“那么你也没好到哪儿去!你现在也不过是在这路线里偶尔出现刷下存在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无聊角色,要不是因为不知什么破烂bug你在这次流程进入了frisk的身体……”


“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这是在我的身体里?”frisk愤怒地打断对话,“如果我们还是这样的话我敢保证undyne会在’幕’后把我们三个教训一顿——我保证tori也不会来帮你们,那么你们还要继续吵?”


两个灵魂同时陷入了沉默。


半晌,chara打破了寂静,“嗯亲爱的………………”她咬牙憋出了一句,“加油!嗯我是说,别让她抓到,跑快点!”


frisk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得分出精力回复:“我已经在跑了!至少还有sans能够在前面为我拖延时间……”


“噢kid,我想也许不会这样?我的意思是……”sans沉吟一会,“我就在这儿,没错吧?所以可能那儿不会有第二个sans睡觉……毕竟这是个bug,你懂的。”


这就代表没有sans能阻挡一会儿undyne了。


frisk的决心脸崩塌了一瞬间。


“我不懂!你这个废物骷髅连这种事情都做不到你还有什么……啊啊frisk她追上你了快跑快跑!!!”


“那也比你有用,你留在墙上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只会加重场景的恐怖气氛罢了。”




“为什么你们又开始吵了……”


frisk气喘的声音理所应当地淹没在了愈发激烈的争吵中。


至于后来?


他们被undyne狠狠“教育”了一顿,毫无疑问。







3、

“这可真紧张啊……就像要去看牙医一样。”asgore念着台词。这位可怜的老先生显然不适合做个演员,无论这段出场进行了多少次,他的言语表情都与他的地位产生了极大的反差。作为一位国王,即使他平易近人,但仍有王族的威严;可他现在看起来实在是惊慌失措:这倒不是因为他真的害怕杀了frisk,而是因为他实在为自己的演出痛苦——不过幸而他正需要这种情感,看起来也算像模像样。


毕竟是本色出演嘛。frisk曾经这样安慰他。


“说真的,他每次只有这有这么一句话吗?还是说他真的害怕看牙医?他现在看起来真的超级搞笑诶。”chara在一旁吐槽,“一方面不说他是个年纪很大的成年国王,就不能有哪怕一点成年人的而且这个怪物世界为什么要有牙医?他们的魔法都是摆设吗??不要告诉我这是什么垃圾世界,魔法不能用于对战。”


“但是……我记得asgore的行为也可以定义为 ‘反差萌’ 不是吗?”frisk一边回答,一边快步跟上对方。

骷髅在一旁发出了短促的鼻音,而chara,永远和他互看不惯的chara,自然地把这看作是对自己的嘲讽,她立刻忽视了即将成为敌人的asgore,转而在内心中恶狠狠地喊:“啊死骷髅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出来!”


而sans在面对她时也失去了应有的风度:“至少我知道,你应该尊重一点他,再怎么说他也是你名义上的父亲——何况你的想法谁还不了解?但是我们的能力可从来没有限制在战斗:你没吃过tori的蜗牛派?她在魔法的方面相当精深,才更广泛用于生活方面。“他冷笑一声:反正如果你有这力量肯定着力研发’战斗’对吧?”他刻意嘲讽,“就因为这样你才不需要有魔力,人类。”


“——别吵了,sans、chara。”frisk适时打断了她们,以一种熟练而无奈的语气,“我们得面对最终决战了,至少有点严肃的气氛,好吗?”


“你需要气氛?”chara甜蜜地回答,“最终决战之前最需要的是什么?情人的告别!热烈的吻!啊我爱你frsik!你要来个接吻吗?如果你的年龄再大点我们还可以……”


“如果你知道frisk有几岁,那你就不该继续说下去。“sans阴沉地打断她,“我真希望你能有哪怕一点自觉,好好引导frisk。那么前进吧,kid。我们该把这次事件结束了。”




4、

“所以,结束了。”frisk作出总结语。


“是的,当然。我们已经回到了’幕’之中。这一次的流程结束了,虽然仍旧有狗屎的下一次,至少现在没事,而且死骷髅也终于离开你的身体了……但是frisk,我总觉得你似乎另有所指。”


“是吗,不,不,并没有。”frisk短促但平稳地反驳她,微笑地看向虚空中某个点。chara疑惑地追寻:“真的是这样吗……”


她们的对话sans打断了。


“事情的进展很不错——别这样看我,我不过是告诉你们进展而已,反正你也想要知道不是吗。”sans径直向她们走去,无视chara“别自作多情了骷髅”的叫喊,自顾自地继续下去,“alphys说很有希望,想必很快我们就能见到真正的幕后黑手。而到那个时候——”


骷髅眼睛处的空洞深不见底:“我们会做我们该做的事情。”


“是的,会结束的。”frisk轻声道,仿若呓语,又仿若对某人的回复。






后记:结束啦!这篇写的我很痛苦,因为这个设定我不太摸得准……但是还是很感谢Quca的梗,因为这个我想到了这个奇怪的修罗场设定,也是个崭新的体验啦!【为什么@不好用呢……



本来想凑齐7个召唤frisk,后来实在不行了就算了……


最后的幕后黑手我暗指谁还是挺清楚的吧……当然不多想也没问题,大家快乐的he了!


最后,如果你有什么建议或者新奇的梗,都可以和作者我来交流啦w


  



评论(2)
热度(41)

2017-07-29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