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语青叶 —

【sf】我和你的未来(1)

·ut背景下的pe后日谈

·f为女性设定

·ooc,时间线混乱,反正都是后来的事情

·很甜,这篇我不打算扔刀

·突然对于三十题产生了极大的热情……那就来些吧

·虽然是30题但其实并没有30题【?




1、习惯性吻别

他在清晨的阳光中醒来。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另一半的床,空无一人。他悚然一惊,然后慢半拍地想起自己一直能够感受到对方灵魂的气息,于是他很快又放松了。当他迷迷糊糊半睁开眼睛的时候,先看到的是半开的窗子。窗外的风把但淡蓝色的窗帘吹起,于是阳光和鸟鸣就这样穿入进来,伴着窗外院子里荆棘花的清香和紫丁香的馥郁。


紫丁香……?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紫丁香的气味来自房间,更何况他们的院子里根本没有紫丁香。他就这样躺了会,才懒洋洋翻了个身,视线转向房间的正前方:身穿正装的短发女性正在摆弄花瓶中的紫丁香。她背对着他,脊背挺直,只留给他一个削瘦的背影,但他毫无疑问知道面前的这人是谁。


“frisk。”他轻声呼唤,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


frisk轻快地转了个身,暂时冷落下她侍奉的花儿:“早上好,sans。我吵到你了?”她几步靠近,坐到了床边,“不过我倒是很高兴,你难得能够这样早起来。”


“不是你。”他闭起眼睛回答,仿佛仍旧沉迷于梦乡,“你把窗户拉开了,我听到了鸟叫声……说起来,我记得今天是休息日。你要出门?”


“——我们该通通风,sans。如果你醒了就起床吧。以及是的,你知道的,永远开不完的会。不过似乎今天是一些小事,也许半天我就可以回来了,所以……”


“准备好我们的午饭,我知道,’怪物大使’。”sans自然而然搂过她,把头骨枕在她的大腿上,整个脸埋进对方柔软的腰腹,呼吸间熟悉的香水味让他心安,并且,让困意再次逐渐上涌。


他们这样互相依偎了一会儿。直到确信自己再不起来就会迟到,frisk才开口:“我真的很快要走了sans,否则我就得迟到了。”


sans有些不舍地放开手,他仍旧半闭着眼睛,慢吞吞直起身体坐在床边,双脚胡乱摸索着地上的拖鞋,过了好一会儿才踩准地方。即便如此,他似乎也没有站起身的打算。


“和平的日子总是让人不自觉地懒惰不是吗?”他悠然开口,换来frisk的一句反驳:“只有你如此而已。”


sans随意地点点头,毫无心理压力的接受这句话。闭着眼睛,他也能清晰地感受到frisk慢慢靠近。她的手指轻柔地搭在他的头骨上,柔软而温暖,让他想到花,阳光,以及一些别的美好的东西。然后她俯下身子,香水的味道靠近,她零落的短发扫过他的脸,有些微妙的痒意。


他们自然地交换一个吻。




2、感到迷茫的时候


“frisk……?”有一双手握着她的手。


她艰难地睁开眼睛,室内灯光一瞬间显得尤其亮,让她下意识闭上眼睛。在一旁注视着她的骷髅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感到手上的触感瞬间消失,随后传来“啪”的一声。


frisk睁开眼睛,房间的灯已经关了。


她朝向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门似乎没有关严实,客厅的光渗入进来。sans见她朝门外看去,自发解释道:“客厅的灯开着,我们之前说要吃晚饭了,你还记得吗……?”他轻轻撩起frisk的刘海,小心的碰触对方的额头,“没有发烧,但是你现在这样,看起来就很虚弱。”


“……嗯,我,我没事。我没感觉我发烧了……”frisk轻声回复他,声音中仍带有睡醒的模糊,“我睡了多久了?”


“几分钟?”骷髅的担心溢于言表,“但是你进房间也只有几分钟,你只说’我去把包放一放’,我进来找你就睡着了。你真的没事吗?”

“啊……真的没事,我只是有点累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今天开会,实在是……呼,我只是……太困了……”


又过了一会儿,她身体弹动一下,sans将她小心地搂在怀里,听到对方模糊地问话声:“……我又睡着了?”


“是的,kid。”骷髅回答她,搂着她坐直身体,温柔地询问“看起来你的状态相当糟糕,是会议发生了什么问题?”


“你知道的,就是前段时间的那个案件……主要是在公众引起轩然大波,现在会议就处于胶着状态了。”frisk强打起精神,“主要是这一次事件影响力太大,结果怪物和人类的讨论又有问题了……电视上这几天都在播吧?你有看到吗?”


“当然。我看到了,’322’惨案。“snas回答,感觉自己的胃里——或者是某个异次元空间——沉甸甸的。


在人类与怪物的磨合期度过相当长一段时间后,这是难得一见的大事件:3月22日正午,在某地市集上,一名人类辱骂一怪物,双方互相摩擦升级,最后酿成惨案,怪物耗尽力量将人类杀死,自己也化为灰烬。最糟糕的是,现场有人拍摄画面并传至网络,导致这件事情不断发酵。现在不论是怪物方的家属或是人类的家属都要求一个交待,而社会舆论也呈现两极趋势。


“会影响到和平契约嘛?但我记得这个契约已经基本确定了,通常不会有大问题。”


“这个的确不会——但是和平契约恐怕会推迟公布了,老实说,这真的……太遗憾了。而且另一个问题是,因为这件事,怪物立法被提上章程,人类方有一部分要求尽快将立法完成。但是这样恐怕没法保证精细程度。要怎么做到同时兼顾两方面?这几天的会议真是永远没有顺利可言。”


sans哑然,这类事件的确是让人无可奈何。他唯一能做的只是一遍遍安慰自己的爱人:“没事的,frisk。这些麻烦终究会被解决的。“


出乎意料的是,frisk竟然反问他:”真的会没事吗?“


他一惊,低头去看frisk。她拒绝直视他一般把头埋在他胸口,继续说下去:”我……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真的会有好结局吗?我、我想要……和平……但是……“


她轻声抽噎起来。


“会的。”他沉声,坚定地回答。


“想想你在过去做到了什么——我们的第一块领地、我们的公民权利,包括将来的和平契约,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努力。“


“我相信你,kid,怪物们也相信你,就算是人类,也有很多怀着好的愿望在期待着你。”


他双手强迫frisk面对自己:“不是吗?’奇迹天使’?”


少女终于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微笑。


“好了,kid,我们去吃晚饭?我想你一定很饿了不是吗……”


他们并肩向门外温暖的光源走去。







3、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sans?sans?”


他回过神来。frisk靠近他身边,疑惑地问他:“你不舒服吗?”她的刘海从遮阳帽下面调皮地钻出来。


他不自觉地微笑:“没有。”


“嗯……那我们继续走?很快就会到小别墅了。”frisk看了他两眼,确定他没有任何不对劲,又轻快地走在前面。


“好的。”sans回答,操纵魔法移动旅行箱,跟上少女的步伐。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一句:“你的帽子很好看。”


“是吗。”frisk笑起来,回头又去看他。


他的眼前是郁郁葱葱的盆景以及藏在这幽静之处的别墅。


他们在旅行。




“sans?你不来玩吗?”frisk在水下问她。


“不了。你要注意安全。”sans躺在太阳伞下面回答,“等会儿我们就在别墅的后院露天烧烤?”


“——当然,非常棒!”他的爱人给予肯定的答复,又开始在水中嬉戏。


她难得有如此轻松的时刻,sans的眼神不自觉地跟上她的身影,再次感谢自己当时为了别墅附带的游泳池而选择了它。


当frisk从池里上来,在sans一边的桌子上拿起饮料时,sans不知何时已经把毛巾放在了她的躺椅上。“谢谢,sans。”frisk用毛巾将自己整个人包裹起来,放松地躺在他身边。


“没事。”sans回答,“……你的泳装不错。”他突然说。


“嗯……?”


“我是说,水下看不出来,但是这样子很棒,很显你的身材。”


“……你都在看什么?”frisk哭笑不得地应付他,但又隐隐有些脸红。





“这里的食材真的很棒,不是吗sans?”


“……是的,嗯,的确。”骷髅好似突然惊醒了一般,回复她。


“sans?”frisk歪头看着他,“我总感觉你有点心不在焉……?”


“不,没有。”sans冷静快速地回答她,“继续吃吧kid。”


他们继续进餐,直到sans再次突兀地夸奖她裙子上的丝带设计。


“sans。”她的声音隐含怒气。


“嗯……我很抱歉。”骷髅终于道歉了,“我想,我只是……”


“没法转移你的视线?”frisk轻柔地询问,“所以你一天都在发呆……或者说,看我?”


“那么你可以诚实一点……”调情大师站起身来,走到sans一旁,扶住他的肩膀,“诚实一点夸奖我?”




sans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彻底无法将视线从frisk身上移开了。






写这篇时最大的感受就是 sans变成家庭煮夫了



评论(8)
热度(47)

2017-08-13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