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语青叶 —

【sf】我和你的未来(2)

·ut背景下的pe后日谈

·f为女性设定

·ooc,时间线混乱,反正都是后来的事情

·很甜,这篇我不打算扔刀

·突然对于三十题产生了极大的热情……那就来些吧

·虽然是30题但其实并没有30题【?

(1) 


5、发现信件盒子

关于他们发现那个盒子那件事,那是个意外之喜。


搬家,毫无疑问,是个苦差事。

尤其是在你得面对一堆看起来“我超级没有用”的东西,而你犹疑不定其中可能有超级重要的东西的时候。

“有的时候,我真的很奇怪。”frisk一边把自己往杂物堆里埋一边说,“我是说,你们会魔法,而且又适用于生活?难道你们真的就没想个设计一个,’有用的东西飞来——’这样的魔法吗?”

“那我想你一定是看了太多的《哈利波特》。”sans向她投去谴责的一瞥,“而且你的魔咒实在太含糊了恐怕没法达成你的目的。别做白日梦了,小朋友。”

他们停顿了一会儿,然后frisk问:“还有几个箱子?”

“还有7个。”sans懒洋洋地回答,“真可惜,箱子数不会因为你重复而减少。”

frisk瞪他一眼:“别忘了你得和我继续收拾箱子。”


过了一会儿,sans慢吞吞地补充,“所以呢,为什么没有’重复问箱子数量就能减少箱子’的魔法呢。”

“哈!真是个精准的魔咒。”frisk讽刺,“看样子做白日梦是人类和怪物共有的权利。”


他们又埋头整理了一会儿,直到frisk再次发问。

“七个。”sans嘟囔着重复,“我想我们不需要再相互讥讽了,全扔了怎么样?”

“嗯……恐怕不行。”frisk打开从箱子里拿出的盒子,打开看了看,“来看看,这是什么?”

“好吧——不管它是什么,它至少能让我休息一会儿。”sans往她那儿凑近,“啊,这可真是让人怀念。”


他们手中是一个信件盒子。


“让我看看……啊,真是让人怀念。你以前寄给我的信。”

“我倒是没想到你会全部留下来,还一封封整理好。嗯,懒骨头?”frisk亲昵地凑近sans,蹭了蹭他的头骨。而sans显而易见的羞涩了。

但他也不会轻易认输:“那么我们来看看——16岁的frisk在说些什么?”


“sans

                 我已经到了学校,学校生活很好。不用挂念我。

                                                                         frisk  ”


“显然不怎么友好。连’亲爱的sans’都没写。”frisk评价,悄悄松了口气,“那时候我在和你闹别扭?”

“是的——你不记得了吗?”骷髅坏笑着看她。

“是、是的。不记得了。”其实她还记得。

sans轻柔地掸去信纸上的灰尘:“听起来是在赌气……我只是拒绝了在你上学期间陪伴你的想法。那时候,那片区域对怪物的容忍度很低……你知道的,一个身边跟着怪物的女学生恐怕会被所有人孤立。”

“16岁的我可不知道。”frisk耸耸肩膀,“何况他们也没有这么……排外,后来他们都挺喜欢你们的。”

“那大概是靠你几年的宣传和坚持。好啦,下一封,哦,18岁的frisk。”

“两年之后……”


亲爱的sans

                        我需要你的帮助!来找我行不行?别告诉tori,求你了。

                                                                                                               frisk  ”


“青春期的少女,真可爱不是吗?”sans轻柔地吻一下信纸,“不看到这封信我都忘了你和tori还有关系不好的时候。”

“一些小矛盾而已。”frisk不动声色地想要合拢箱子,“那么我们得继续理……”

“你看到了什么?让你想要合上盖子——”他兴致盎然地询问,手中开始闪烁蓝色的光芒。


一封信飞了出来我没法在忍受了,sans,我必须要告诉你——”

frisk用力捏住了它,恶狠狠地说:“该死的魔!法!”

sans为她皱紧了脸的模样笑起来:“嘿亲爱的。”他把她整个人拢在怀里:“这没什么,不过是你在喝醉酒之后给我写了篇全篇咆哮的告白,然后,打了个电话让我把这封信带回去自己……唔——你太粗鲁了kid。”

frisk松开用力捏住他嘴巴的手:“那你希望什么?让我给你个热辣亲吻?”

她主动去凑近他的脸,把唇印在他的脸上,一字一顿地说:“想要什么?”


调情大师已经找回了自己的步调,sans暗道不妙,却被她的吐息吸引,道:“一个亲吻也很不错,我想。”

“那你拿什么来换?”她已经凑近他的嘴。

“一切。”

sans低哑着回答她,主动捧着她的脸去亲吻她的唇,她的舌头。



“我爱你frisk。”

“嗯……说点我不知道的?”

“我们还有7个箱子要整理,我想。”

“……老天啊你真是个气氛破坏者。”

“你爱气氛破坏者。”

“我不。”她甜蜜地抿紧嘴,“但我爱气氛破坏骷髅。”






6、睡前故事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每个睡着的孩子都是天使。”

现在sans对这句话深以为然——睡着的孩子是天使。所以睡前的孩子是个恶魔。

比如眼前这个。


“老天啊,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才能睡觉?”

那只形似动物的小怪物瞪大了眼睛看他:“睡前故事妈妈每天晚上都给我讲的!”

他快速地瞟一眼骷髅,飞快地补充道:“不给我讲我就睡不着!”


sans和他对视几秒,最终无奈地叹口气:“好吧——我们来讲个睡前故事。”

他自暴自弃地想:反正frisk只要我把他哄睡着就好了,就别管这故事怎么样了。


“很久很久以前……哦,好像也不怎么久,有一个孩子,她……”

“所以主角是个女孩子?”

“小子,乖乖听我讲。现在已经不是你可以歧视女孩子的时候知道了吗?”

“我没有!我只是,很好奇——”

“那就听我讲下去。有一个孩子,她有一天掉进了一个洞窟……”

“呃,她为什么会掉进去?”

“我怎么知道?我没问过她,历史书大概也没写。就……下雨天她脚滑了,摔了进去。”

“听起来她有点……粗心大意。”

“别再插嘴了。闭上眼睛继续听我说——”


于是,一个故事就这样娓娓道来。


少女在洞窟之下,发现了一个奇特的新世界。

她谨慎而好奇地前进,遇到了一位年长的女性,那位女性给予她一个蜗牛派、一张小床、还有一个母亲的关怀。

可少女需要回家,她告诉那位女性——但是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她不被允许出去。她们爆发了一场争执——


“她们打架了!”

“不,并没有。”


少女拒绝伤害母亲,因为她爱她。最终,那位女性被她说服了,她最后给予她一个拥抱,告诉她自己会守护她,然后少女带着母亲的爱,踏上了路程。


后来她遇到了一些好朋友,有骷髅、鱼人和龙。他们友善待她,即使稍有摩擦,也很快解决。


“哇,酷!那个鱼人有undyne一样酷吗?”

“呃……是的,她们一样酷。”


然后最后他们发现如果要离开洞穴,就要打败一个大反派。

“他很可怕吗?”

“不可怕……不,也许可怕吧。”


他们齐心协力,终于打败了大反派。

然后他们发现,大反派原来是他们的朋友,只是被蛊惑了而已。


“……于是他们带着重新变好的大反派,一起来到了洞窟之上。在阳光之下,他们尽情欢笑。”


sans看着床上已经睡着的小羊,轻柔地道一句:“晚安。”

屋内暗淡的灯光被彻底熄灭了。

他踩着拖鞋走出房门,frisk正站在门外。

“站这么久不累吗?”

“难得听你讲故事——何况我进去了他会兴奋得不行。”frisk低声回答。


他们一起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

“也许你不该对他说这种……谎言。”frisk有些不赞同地皱了皱眉。

“这不是谎言。”sans安抚她,“我只是讲了一个故事。何况等他年龄到了,他会在历史书上学到的。”

“也许吧……”frisk情绪有些低落,sans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他安抚地揉了揉对方的头发,说道:“没事,没事。去睡吧。”

“别把我当小孩应付。”她嗔怪地看他一眼。

sans笑起来:“啊,不想睡觉?那你需要我的睡前故事吗?毕竟刚刚的故事我可没有讲完……”


后来,小孩长大了。

她有了自己的生活,有了自己的工作。更美好的是,在当年与她共同相处的伙伴中,她与一个骷髅互生情愫。

然后他们在所有人的祝福中,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晚安frisk。”

“晚安sans。”





评论(6)
热度(24)

2017-08-24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