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叶子不填坑 —

【铁虫亲情向】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

涉及复仇者联盟3严重剧透。

看完复联三的怨念集成物,有关于未来的幻想。

我没看过漫画所以我也不知道可能的未来是怎么样的,纯幻想。



01.

“斯塔克先生!”当他听到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他感到惊异,还有疼痛——因为那怪物砸的他真的很痛,但他还是先问了“你怎么在这儿?”

一个青少年、小孩,远远没有准备好面临一场真正的战争。

不该在这儿的人。

“去追着那个人!”他大声喊。于是蜘蛛侠拉起他的蛛丝去追赶。


那时他还远没有意识到这场战争的可怕。



02.

一个不受控制的斗篷,一个不受控制的少年。钢铁侠几乎要为这个组合喝彩了——作为在场唯一一个成年人(他自动忽略了那个被一千根针对着的法师和那个满脸老树皮的外星人)——他除了救人还得照顾两个小朋友——这简直就是……

然后他们三个一起干掉了反派救出了队友。


哈,老套剧情。还借鉴了异形。

顺便这主意是蜘蛛侠想的,托尼不得不承认他为此感到欣慰。



03.

他们没办法回地球:托尼觉得那是自投罗网。所以他们只能直奔灭霸的据点。

但是有一个问题。彼得·帕克还在这里。

托尼斯塔克深深深深在心里叹了口气。

“现在你是复仇者的一员了。”


他不确保他能保护住他,但他一定会竭尽全力。



04.

他们合力对抗灭霸,灭霸实在强得不像话。但是没关系,他对付过很多次比自己强的敌人,灭霸只是其中一个。何况他想了那么久,研究了这么久,怎么打败灭霸——在他被噩梦困扰的日日夜夜里……

当他和彼得一起用力掰那个可恶的手套的时候,他几乎以为他要触及了,奇异博士说的那个十四千万分之一,唯一的胜利可能……


然后现实给了他一记重拳。


05.

灭霸离开了,他更加强大。而他们茫然无措地站在那里,钢铁侠感到焦虑。

他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06.

“在一瞬间,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然后他的队友们开始消失,字面意义上那种,灰飞烟灭的消失。


他心里想:不,不……别是这个,别是……

“我很害怕。”

他听到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



07.

“我很害怕。”

蜘蛛侠——彼得·帕克跌跌撞撞地向他冲过来,他还是一如即往地在嘟嘟囔囔:“我……我很抱歉,但是我很害怕,我很抱歉,托尼,但是我、我……我不想离开,我不想……”

不要离开,他想。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少年紧紧地怀抱着他,因为恐惧、因为信任?托尼人生中难得地这样茫然,他想,不要离开。

彼得倒了下来,他下意识地去弯腰搂住他。他还在说:“我很害怕,我不想……”

离开。

托尼拥抱住他,但是他没法挽留任何东西。

彼得帕克在他的怀抱里消失。



08.

这就是最滑稽的事情了。他直面他的恐惧,他勇敢地抗争,然后他得到了更深的恐惧。

并且这次无法挽回。


他又孤独一人了。



09.

他终于再次回到了他的家。佩珀抱紧他开始哭泣,他几乎心都要碎了因为他的未婚妻还活着而他也活着。他回抱她,热情地吻她,直到佩珀发现他疲惫得快站不稳了。

佩珀让他去睡觉,他乖乖地没有任何反抗地躺在床上因为他真的很累了。但是就在他躺在床上时他却睡不着了,他又想起彼得。想起他害怕地抱紧自己像抱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想起他说我很抱歉。他说他不想离开。


但他根本不是那根操蛋的救命稻草。



10.

“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星期五.”他躺在床上,对他的人工智能说,星期五谨慎地没有回答他。

“如果我没有让他和我一起去对抗灭霸,如果我不让他加入复仇者,如果我那时候调转航线,如果我……我没有给他蜘蛛战衣……”

“那么彼得·帕克的危险率和致死率将分别增长79.9%和53%,先生。”星期五回答他。

“……如果那把降落伞把他带到了地上。”他接着说。

“那是我的错误,先生。降落伞并不足以支撑当时蜘蛛侠平安到达地面。”星期五柔和地说。

托尼从自己床上的坐起来:“……我应该改进装备上的降落伞。”


他头也不回离开他的休息室,在实验室持续工作直到他被佩珀发现。

她哭泣着朝他大喊,而托尼已经没有力气去安慰她了。


11.

他睡了很长的一觉。他醒来后做第一件事是通过摄像头看了看梅姨。

她一个人生活着,活着。托尼透过摄像头看到她出门扔掉一袋垃圾。她好像衰老了很多,不再是托尼第一次见到他时的美艳模样了。再也不是了。

托尼为她还活着感到安慰,直到他发现梅姨一天至少要打50个电话的时候。


他看着对方面容疲倦地一遍遍挂断,直到他感到他的胸口都要裂开。

都是我的错。他想。

他没敢去看望对方。



11.

“所以……这就是灭霸最后做的?”他重复,几乎难以呼吸,“让一半的人死去?”

布鲁斯沉默地点了点头。


所以一切回到原点。

只要他们没有阻止灭霸,最后一半的人会死去。彼得帕克会死去。

因为他没有阻止灭霸,彼得帕克会死去。

彼得帕克死去,而钢铁侠属于那活下来的一半。



12.

地球上的人们在缓慢地重建他们的家庭,悲痛但无奈。托尼斯塔克作为富豪、慈善家,为他们提供了许多金钱帮助。有更多的人赞美他。但他不在乎。在他的实验室里,他又开始了他疯狂的研究,盔甲的编号像流水一样。他的灵感不断迸发,他几乎忘了他上一次有这种状态是在什么时候。他想,如果我能够早一点有这样的灵感,早一点有这样的设计……

他深呼吸。停止你的联想,他告诫自己。他开始回忆他与灭霸短暂的交锋——他的攻击方式,他的应对方式,他的技能……他回忆那场战斗,而不是战斗后悲哀的序幕。他成功地脱离了自己的联想——虽然是短暂的——他继续创造崭新的盔甲。

现在我有更多的信息了。我了解了灭霸更多的能力,我有相应的解决方案。他想,他持续工作,直到疲惫压倒他的身体。

他命令星期五在他有了最低需求的睡眠时间后醒来,他很快睡去。


然后梦魇如约而至。

他说我不想离开。



13.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真的很讨厌魔法?还有神啊什么的。”有一次他和布鲁斯实验时他这么说。

“你没有说过。”布鲁斯沉稳地回答。

“就是……生物、科技,这些都是控制的,你想。”托尼继续说下去,不忘观测显微镜下的奇特物质,“队长那样的注射了血清的,你这样受到放射线辐射,蜘蛛侠……那样被变异蜘蛛咬了一口的,本质上是基因的变化。”

他回头摊了摊手:“我呢,就靠我的战衣了。”

“这都是可操控的,但是魔法……至今为止,我所知道的强大的魔法似乎全是天生的。你明白吧?不可操控。”

“但是魔法理论上也是一种基因的变化——就像变种人。”

布鲁斯直视着托尼的眼睛:“变种人、魔法、宇宙力量……也许这只是我们还没能控制的能力。”

他耸了耸肩,但是托尼已经转身了。


过了很久,托尼说:“我希望我最终能控制这些。”

布鲁斯没有回答他。

他们继续他们的研究。



13.

托尼斯塔克减少饮酒,除了麻痹神经时必须的那些。因为佩珀他不再找封面女郎或者是随便哪个模特,他和佩珀依旧恩爱。他感觉自己干劲满满,脑海中充斥灵感,宛如回到了年轻时巅峰时期——并且比那时更有经验,更有知识。

他很好,直到有一天佩珀告诉他他不好。

“你不能再这样了托尼!你不能再这样生活了,这会毁了你的……”

我很好。他想说,我很好。我生活更健康、更正常,我甚至同意了星期五每天一份的健康食谱,你知道那有多难吃多乏味吗?我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我目标明确,并且有用不完的精力去实现它……


他几乎想了一万个理由来说服佩珀,但最后看着佩珀,他只是不断地、疲惫地重复:

我活下来了。佩珀,我是活下来的那个。



14.

有一天托尼躺在床上,他得强迫自己快速进入休眠来面对四小时之后的工作……大概四小时。

“星期五我得休息多久?”他问,而人工智能在无数次重复中完全能够理解这个问题。“四小时三十五分二十秒,先生。”

于是他闭上眼,一刹那他突然发现他很久没有再想起贾维斯。可是在这样的一个深夜,毫无缘由地他会想起他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人工智能,仿佛那是他没法割舍的一部分。

那就是他没法割舍的一部分。

但是事实上,他和星期五磨合得很好,星期五也在逐渐变得更智能。他毫无疑问在渐渐遗忘贾维斯,他很忙,而死去的一切总不会停留太久。


死去的总不会停留太久。



15.

他开始更更频繁地留在他的实验室。

然后他发现人的潜能果然是无限的。



14.

“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好的劝说对象。但你最近真的太拼命了。”布鲁斯看着他,托尼从那里看到担忧以及关心。

他苦笑一声:“佩珀让你来的?”

“其实我能理解你。”布鲁斯说,“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拼命。”

于是托尼挑了挑眉:“那还不继续实验?”



15.

原因是什么?

托尼·斯塔克再清晰不过了。



16.

有一天,一种法则规定,这个宇宙一半的人死,一半的人活。随机挑选,公平公正。

每一个死去者的灰烬供起一个活人。

彼得帕克是死去的一半,而钢铁侠是活下来的一半。

一个宇宙,二分之一的几率。而钢铁侠偏偏活了下来。

那么钢铁侠——托尼斯塔克,就会背负这个宇宙二分之一死去的生命,继续活下去。

也包括彼得帕克的那一份。


评论(4)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