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叶子不填坑 —

【复仇者联盟3】如何正确地拯救世界

·正文全员向cp自由心证,番外锤星。

·特别甜的小甜饼,因为想要他们都幸福所以写了这个故事,全员he【除了片头不可控制

·我希望它是个搞笑向【?


summary:银河护卫队和雷神一起教你正确的拯救世界的方法


01.尽快和你的新队友打好关系!

“看他的身体,看这些健壮的肌肉,还有他的八块腹肌……他是一个真正的god man——”

彼得强忍住摸一摸自己小肚子的想法,以及忍住对于德拉克斯的吐槽——好吧好吧你得理解外形审美毕竟你作为一个银河护卫队的队长不能带有歧视地看你的……

“是的,他是这么的英俊、健美……”

什么?卡魔拉也这样?老天啊卡魔拉你别去摸那个男人的手了,我的女孩你别轻易就……

“我来叫醒他。”曼提斯说,将手放在那个独眼男人的脑袋上,她头上的触角放出柔和的白光。

——感谢曼提斯!彼得在心里欢呼一声,纯洁的、可爱的曼提斯,绝不会被这个神秘人的外表轻易迷惑……

“他……经历了很多。他受到了很多痛苦,我的天——他无比的坚强,他是一个真正的战士……”螳螂女眼神投向虚空的一点,彼得看到了痛苦、悲伤以及敬佩——

呃,他几乎微妙地嫉妒这个人了——他就这么好啊以至于我的队友都背叛了我——


然后那个人睁开了眼。

他幽深的蓝眼睛深邃、瑰丽,他看起来因为迷茫而微妙的脆弱,但他无时无刻不保持警惕;他说:“嘿,你好?”他的声音有点沙哑、疲惫,但那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魅力。

“呃……”彼得说,“他可真哦。”


在场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转向他。

连沉迷游戏的格鲁特都在看他。



02.对你的队友要坦诚以待,这样方便制定计划!

“所以,你需要去尼达维寻找能够打败灭霸的武器。而现在灭霸正去找收藏家拿宝石。”彼得总结。

索尔肯定了他:“没错。”

“那么我们要不要分工一下?我是说,一边去阻止他拿宝石,一边带着索尔寻找宝石。”

德拉克斯点了点头:“我们需要计划。”

“I’m groot!”

“嘿!”彼得抗议道,“在我们这个队伍里,为什么德拉克斯说我们要计划的人。我是说,我才是我们这个队的队长,你们首先得听听我的意见!”

“哈!所以你有什么’高见’吗?”火箭嘲讽道,他惯会干这事。

“呃……我们分头行动?”

“得了吧你就是个只会重复的傻……”

“不行,我们不能分开。”一直倚靠在墙边的卡魔拉突然插话。“灭霸……他很强。如果我们的队伍分散开来我们不一定能打败他。”她缓缓靠近,眼眸里满是担忧,“而且也许我们已经晚了一步了,如果我们到了之后发现他已经拿到了宝石,后果不堪设想。”

她犹豫一会儿——彼得难得见到这位坚定的女武士有这样的犹豫——然后她迟疑着开口了:“而且我……我知道灵魂宝石在哪里。”

“什么?卡魔拉你是说——”“别吵听我说下去。”她难以自持地闭上眼睛,“我……我曾被给予一个命令,灭霸要我去寻找一块宝石。”

索尔说:“他真的很信任你。”

“是——没错,他信任我。”她自嘲两声,彼得轻轻碰了碰她的手——一个难得的安慰,她接受了,“而我找到了宝石,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她说完这些就陷入了回忆的忧伤。彼得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毫无疑问她和灭霸之间有着一种复杂的联系,绝不是简单的爱与恨能够辨明的;但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他猛地为此战栗:“……嘿卡魔拉,我问你个问题。你的那个,要去刺杀灭霸的,你的妹妹——她多久没和你联系了?”

“很久。”卡魔拉说,“足够我确认她失败了。”

她说:“也许她被囚禁,也许她已经死去。”

彼得舔了舔嘴唇:“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灭霸知道你找到了宝石……”

“那我绝不会告诉他。到那时你就杀了我;这样就没人会知道。”卡魔拉平静地说完,她的眼神始终看着地面。

索尔惊异地看着她,缓缓道:“……你是一位值得人尊敬的战士。”

“谢谢,我替卡魔拉谢谢。”彼得冲索尔点了点头,“但是卡魔拉,如果灭霸了解你,他就知道你不会说出来。那么……也许他会用你的妹妹来威胁你。”

卡魔拉猛地转头看他。

“你是说,天啊。”她的眼中满含希望之光,“天啊,也许星云还活着——”

“只是也许。”彼得不想给她太多希望,他深深、深深吸了口气,“但是毫无疑问,我们不应该去找灭霸。”

索尔左右看了看,“那么这个计划就这样决定了?”

彼得朝他的队友——无论是新晋的还是原有的——笑起来,“当然了。伙计们,我们出发了。”



03.当你的队友沉浸在悲伤中时,把他带出来

“所以,你的亲人,你的……国家一半的人,他们都不存在了。”彼得干巴巴地复述。

他从来没深刻地想过这个事情。他的队友们,当然了,很多都是和灭霸有着一个星球的仇怨的人。但是他看着眼前的这个独眼男人,他说他的兄弟死了,母亲死了,父亲死了——他如此平静。但彼得第一次直面一个刚刚失去一切的男人。

“是的。”索尔平静得宛如一切并没有发生在他身上。“你没必要这样。”他告诉他,“我活了1500岁了,我杀了大概两倍于我年龄的敌人,他们每一个都想置我于死地,但是最后是我活了下来。”

他的声音低哑而冷冽:“灭霸只是下一个,和之前所有人没有差别的敌人。”

彼得想说要命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前1500年遇到了什么样的敌人但是灭霸估计比之前都要强无数倍毕竟你老家被毁了一半这总不能多发生几次吧——

但他当然没有说出口。

他说:“你没有想过失败吗?”

“……我不需要思考失败。”索尔耸了耸肩,他的声音低沉的哽咽的让人心碎。“反正就我一个人了。”


“我其实跟你差不多。”彼得突兀地说,“我的妈妈是个普通的人类,她跟一个星球谈了场恋爱——哎我知道这挺……神奇的,毕竟是我妈所以就……神奇吧;结果我爸为了统治宇宙杀了她,所以我也……干掉了他”他几乎有些语无伦次,“和我的养父一起……他这么好,为我做了这么多我从来没意识到过……”

他抬起头看向雷神,索尔温和地看着他,于是彼得奇异地平静下来。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知道失去所爱是什么感觉。”

“是的。”雷神说,温和地包容地。

“不只是我;德拉克斯失去了他的挚爱和女儿,格鲁特和火箭的过去也不怎么好……曼提斯曾经是被我那个混蛋亲爸的道具,而卡魔拉……”他说,“你知道,杀了全家的仇人突然成了你的父亲……不是什么好事。”

“听着,这不是个……比惨大会。好吗。绝对不是。”彼得说,“就只是……告诉你。”老天啊他真的不适合作这种事,他想,但他还是说了,“你不是一个人。”

索尔近乎叹息地回答他:“我明白……”他注视着彼得,露出他们认识以来的第一个微笑,“……谢谢。”



04.在生死关头互相鼓励——挺过去吧。

我艹。彼得想。

我艹。我是个疯子。雷神——也不知道这是真的神还是某种外星人。彼得近乎恶毒地去揣测了,他想,我艹,反正他是个疯子。我也是。都疯了。

一个人,或者一个神,管他什么呢,只身对抗住一个中子星的能量,就为了让那个傻-逼熔炉点燃——而我还他-妈-的相信了。

现在那个疯子看起来就快燃烧殆尽了,而他几乎要把他的操纵杆掰断了;反正他也不知道哪个会坏掉,那就随便了,拼尽全力——然后他才发现他把这句话大声对着通讯器吼了出来。

索尔的脸因为痛楚而扭曲,但他又因为这句话几乎畅快地大笑起来——别笑啊一笑就岔气了就没力气了,彼得胡思乱想,听到那边传来雷神的嘶吼声,直到那个前-超牛逼锻造师大声喊“可以了——”

宛如天籁。

索尔被身后的力量击飞,彼得发现他似乎已经失去意识了。感谢……他想说感谢上帝然后发现对方是个外星人。于是他对着通许通讯器大喊“感谢外星神吧你遇到了宇宙里最好的飞船驾驶员所以别死了我可不想捞到一具尸体!”对面没回答,但没关系,彼得精准地接到他了,然后他看到他的手心里雷电在闪烁。

格鲁特用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将那武器连接。那把斧头在呼唤他的主人。

于是彼得感到万幸他没死。


“树枝是象征生命的好东西。”曼提斯看着那把斧头,她的触角愉快地动着。

卡魔拉微微笑起来:“象征生命。希望这是一个好兆头。”



05.答题的时候首先要找到关键点,然后正确的选择【?

“现在我们有武器了。”彼得说。

“我们还有一个团队。”火箭说,“呃……格鲁特,说点什么。”

“I’m groot。”

“必胜?”彼得做了个嫌恶的表情,“我觉得在这种决战时刻,不要说这种话。”

“那他的斧子应该往哪边砍?”德拉克斯说,“我觉得灭霸不会站在那儿就让雷神去砍他。”

“哦,德拉克斯你在思考了——”彼得深情而大声地说,“我太感动了!”

“嗯。”德拉克斯颔首接受了他的感动,“要打败敌人,就要找到他的致命点。”

“如果是致命点的话。”卡魔拉说,她的嘴唇轻微颤抖着,“心脏或者脑子,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索尔注视着她:“虽然我必须要打败他,但是……我很抱歉,女士。”

“没事。”卡魔拉,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你们可以投票表决一下。”她强作轻松地说,却忽略这和她平时的样子完全不同,“心脏,或者脑子。”

“……心脏。”彼得最终说,“电影里总这么演,致命一击在胸口。”

“心脏。”火箭说,“没什么理由。”

曼提斯犹豫了很久:“那我也心脏吧……”

“i'm groot。”

索尔思考片刻:“那就心……”

“手臂。”

他们所有人一起看向德拉克斯。

德拉克斯看向所有人。


“他不是靠那个手套操纵宝石的吗?”这个大块头说,“那就把他的手砍下来。……然后你们可以考虑心脏或者脑子。”

“哇哦——”彼得感叹,“有的时候你真的……最厉害了,德拉克斯。”

“当然。”德拉克斯平静地接受这个赞美。


(没有人知道德拉克斯拯救了世界。)



06.刷boss的时候要注意团队配合,充分发挥每个人的能力

首先是卡魔拉。她迅猛而流畅地朝灭霸扑过去,她的格斗术无比精湛,然后一把小刀留在了灭霸的胸口。

——虚像灭霸的胸口。

然后真正的灭霸出现,他抓住卡魔拉。就在此时火箭和彼得开始朝他开火,强大的火力显然让灭霸不得不首先防御,而不是将卡魔拉带走寻找其他宝石。他们所有的武器都对准那只带了手套的手,但是灭霸强大、可怕,他们没法阻止他——而他似乎终于被惹恼了。他伸长了手,紫色的光芒开始闪耀——

“我本来不想当着卡魔拉的面杀了你们。”他说,“但你们……”

“就是现在,格鲁特!!!!”

“i——am——groot!!!!”

那树枝缠上了他的手臂,他的手套。只是让他的动作凝滞了一瞬间,但只需要一瞬间——

索尔砍断了他的手臂。那只手套连着手滚落在地上,迅速地被格鲁特用树枝捡走。


结束了。



07.防止反派东山再起的嘴炮也不可避免

“你曾经,把我的世界毁了。”卡魔拉说。

“你的世界过的很好。”灭霸说,“过得更好了。”

“过得更好了?”卡魔拉重复一遍,几乎要燃尽自己的愤怒,“你说他们——说我们,过的更好了?你杀了,……杀了我的亲人、我的族人,而你说他们过得更好了——”

“——他们脱离贫困,生活富足!”灭霸反驳她,“失去一半的人口,负担减轻!想想你曾经过的生活!”

“那时我很幸-福。”卡魔拉咬牙切齿地说。

他们一同沉默了。

“你毁了我的世界。”过了一会儿卡魔拉继续说,“你给了年幼的我一个新的世界。”

“但是那——那是虚假的。”她说,悲伤地、愤怒地,“那时虚假的,你只是给了我这个——”

“这个宇宙终将会毁灭!”灭霸怒吼道,“就如同我的家乡!我带你看过那儿,我们在那儿生活了这么多年!而你曾理解!”

“是啊。我曾理解。”她冷冰冰地说,“但是我……我长大了。我看到了一个更好的世界,所以我知道你是错的。”

她控诉道:“你从没想过是不是?你从没想过一个人活着——”她大喊,“你从没想过,我活着,我想要,”她几乎哽咽,“我想要妈妈、我想要……我的姐妹,我想要玩伴,我要幸福,我要……爱。”

她说:“你从没想过被你留下来的那一半,有多恨你——”

他说:“我不在乎他们恨不恨我,我只要宇宙的平衡——”

“——多恨自己是留下来的那一半。”她眼中满含泪水,她宣泄一切。

然后她抽泣一声,那些泪水没有落下便已被她抹去。她的神情又恢复如初了,一个冰冷的、坚强的女战士。面对着她犯了罪的、罪无可赦的,她深爱的也……爱着她的,她的养父……她的父亲。她说,坚定的样子就像灭霸无数次说话的模样。

“再不会有了。”她说,“你再也不会有机会伤害这个世界。”


最终她的眼前不再有灭霸。

然后她的一切坚定都被打碎了。他们拯救了世界,一切都结束了。而她终于可以放任自己颤抖着,像任何一个受到打击的人一样,颤抖,痛苦、悲伤。

她的队友们拥抱了她。



08.最后来一顿庆功宴吧!

彼得皱着眉头:“所以,吃烤肉。”他大喊:“什么毛病!”

“我以为在我们干了件大事之后,我以为,我们至少得有更高级的享受!”他狠狠地皱眉。

“小声点,彼得。”卡魔拉优雅地说,“你可以听听索尔的解释。”

“这是个惯例。”雷神耸了耸肩,“大战一场之后来吃顿烤肉。以前复仇者联盟,嗯就是我加入的那个,我们就这么干。”

火箭阴沉着脸:“但是——这个真的太难吃了。”他低低地威胁:“我再也不想吃狗-屎-玩意儿。尤其我现在累得要死。”

曼提斯在一旁猛点头。她的手指戳了自己那份烤肉半天了。

“星际外卖。”索尔说,“我用彩虹桥的力量让我到地球:排队买了份外卖再送回这船上。至少你可以感受一下它……”他思索一会儿,“高昂的价值。”
彼得翻了个白眼:“但你看起来完全不累。”

索尔慢吞吞地说:“那就……背后的含义。”

“好吧——”彼得又翻了第二个白眼,第三个,第四个,“老天啊格鲁特别玩你的游戏机了求你了别做个网瘾-树人,还有德拉克斯!……呃,你吃的好香哦。”

“是啊。”德拉克斯抬起头,“这挺好吃的。”

“你们为什么不吃?”他疑惑地问。

然后德拉克斯又收获了六份烤肉。





















番外·锤星如何正确地谈个恋爱

summary:彼得和索尔教你怎样正确的谈个恋爱(但是其实那完全不正确)


01.在一开始别太主动,别吓坏他!【?

“嘿,你好?”他的声音有点沙哑、疲惫,但那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魅力。

“呃……”彼得说,“他可真辣哦。”


在场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转向他。

连沉迷游戏的格鲁特都在看他。


这可有点尴尬。彼得想。他舔了舔嘴唇,在眼前的超辣男人说话之前先解释了起来——

“呃虽然这挺起来有点像是调情,但是事实上辣这个词在宇宙中——在掠夺者团队——你知道什么事掠夺者吧?反正就是个星际海嗯不用管他总而言之——总而言之我们用这个来表示友好。嗯。”彼得气喘吁吁,异常正义。

“表示友好?新的方式?”男人挑了挑眉,那真是——情理之中的帅气,然后他撇了撇嘴,“好吧,你也很辣。”

彼得差点就脸红了。真的是差点。真的。



02.快速而隐秘地掐断对方对别人的心思!

索尔缓缓道:“……你是一位值得人尊敬的战士。”

这个场景在星爵的脑海中重复了很多遍。他仔细地思考了很多,包括索尔的性格(他完全不了解),索尔的背景(又一个不了解),索尔说话时的前后语境(他忘得差不多了),然后得出一个结论。

索尔想要泡卡魔拉。

于是他就悄悄警告了一下对方,大概类似于“卡魔拉不是你该招惹的别找她”。

“哦。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想。”雷神有些惊讶,但异常诚恳地告诉他,“不,我只是纯粹地敬佩她。以及……虽然并不是特别的要求,但我喜欢类似阿斯加德,或者中庭那样的人的相貌。”

中庭似乎是指地球。

彼得思考了一会。

“哦。”他说。



03.尝试分享你的爱好,融入对方的生活。

索尔近乎叹息地回答他:“我明白……”他注视着彼得,露出他们认识以来的第一个微笑,“……谢谢。”

“嗯,没事。”彼得几乎是有点窘迫的。然后他突然说,“嗨伙计时间还长,你要不要听一听……特蓝,不,地球……呃中庭的歌?”他说。

太直白了!他心里的一部分在谴责他自己,看看你,就这么直接说了出来,完全没有思考对方到底有没有心思跟你一起去听……

“好啊。”雷神说。

于是他们一起听了……大概4个小时的70年代金曲。在他的队友的微笑到怒吼到无力——彼得大笑起来:“这明明超棒!嗨伙计们你们得有点力气。”

“是的。这很棒!”雷神在他身旁大笑。而彼得——彼得感觉有点头晕目眩。

也许他听了太多的歌了。



04.在适当的时候暗示一下对方(认真的?

“他的力量能够媲美真正的彩虹桥,我们叫它——”前-超牛逼锻造师还在说话。

“彩虹之斧?”彼得冷不丁地插话。

一群外星人看着这里唯一一个半-地球人。

彼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还是算了这挺起来像……嗯,地球上随便哪儿的……中二同性恋新教派,还是暴力的那种。”他突然回过神,“哦,别理我,你们继续说。”

“听起来你似乎对这个很熟悉。”索尔说,“中二同性恋新教派。暴力的那种。”

“啥?”彼得对他大喊,不知道他发的什么疯。

索尔转过身,他似乎笑了一下,但彼得没看太清。



05.有了第一顿饭就努力邀请第二顿饭

“那个烤肉真的很难吃。”彼得说。

他和索尔并肩看着星空。宇宙之中那是这样的绚烂、瑰丽、壮观。但彼得还在说那份难吃的烤肉。

索尔说:“好吧——对不起。”

“没关系。”彼得轻轻呼一口气,“我每次看着宇宙,我会想到勇度,我的养父。他死后焚化的灰烬就在宇宙之中。”

他说:“他与宇宙同在。永存在这里。”

彼得近乎迷恋地看着那星空:“我也最后会留在这里。”

“美好的理想。”索尔说,“也是美好的结局。雷神会死在战场上,只有血腥和恐怖。”

“也会有荣耀。”彼得说,“我知道你是个……为荣誉而战的那种家伙。我就是知道。”

索尔大笑起来:“是的。没错。还有荣耀。而我死后……”他说,“也许我可以考虑一样的方法。”

“什么?”

“留在宇宙里——”他说,站起来向宇宙宣誓,“我——索尔·奥丁森,我的父亲、母亲、兄弟、百姓,许多人死去了,化为宇宙中的尘埃。而我在完成我的命运、我的使命后,也将回归于你们。”

“嘿轻点、轻点。其他人可能都睡了。”彼得说,“那很好。但是,在我们变成骨灰之前。”

他窃笑说:“我们可以吃点不是烤肉的东西吗?”

索尔肉眼可见地僵硬了:“对不起。”他诚恳地、最诚恳地道歉了:“我真的、真的感到,十分的——抱歉。”

于是彼得愉快地笑起来:“拿烤肉以外的东西来补偿我吧。比如说——我知道一家特别棒的餐厅……”

索尔思考着,这个句式似乎有点熟悉——但他同意了,毫无疑问。



06.该出手时就出手(注意别说错了话)

过了挺久以后。

有这么一次,他们俩在酒馆里喝酒,就他们俩,银河护卫队的其他队员跑去别的地方找乐子了。于是他们俩喝酒。他们关系已经挺好了。

索尔突然说:“我去查了下辣的意思。”

“什么?”彼得醉眼朦胧地说,然后他突然清醒了,我艹,他想,什么鬼,他说:“什么?”他口齿不清。

索尔说:“我发现你很辣并没有表达友好的意思。”

彼得开始讪笑:“呃……什么?”老天啊他希望自己快变成一个听不懂的智障——

索尔说:“这似乎仍就是一句调情用语。”

彼得没有变成一个智障。

哦。

噢………

噢,噢……彼得感到尴尬,老天啊他尴尬地快死了——他应该说什么?说其实我第一眼见你醒过来的样子我就觉得你真-他-妈帅气帅的我都有点羡慕你然后后来我和你并肩作战我觉得你真是个非凡的人或者神总而言之我又敬佩你又喜欢你又羡慕你简而言之我想和你谈恋爱而且想的蛮久了——

“你愿意跟我约·炮吗?”彼得说。

艹。他想扇自己一耳光。瞧瞧,彼得·杰森·奎尔你做了什么?你就像个该死的流浪者在小酒馆里遇到个看上眼的想来一发,听起来又流氓又糟糕他肯定要拒绝你你们的友情大概完蛋了快点想办法挽回——

雷神皱着眉,严肃地告诉他:“约·炮并不是一种好的生活方式。”

果然。彼得想。

“而且我想和你谈恋爱。”他说。


老天啊。

老天啊——

彼得·杰森·奎尔要爆炸了。

“呃,当然好。”他呆呆地说。



???

彼得气喘吁吁地夸奖他:“你真的是个字面意义上的god man”

“什么?”索尔问他,“我本来就是个god”

“哎不是god——god man——大概是类似男神这类的。”彼得说,“毕竟现在你的八块腹肌贴着我的——”

“小肚子。”索尔说。

“不不不你不能……哦,哦。你不能这样对我!”

“有什么关系?”雷神低沉地笑起来,“你的小肚子很。”他特意重读了那个音节,“我很喜欢。”他说。

彼得对他的夸奖毫无办法。



评论(20)
热度(168)

2018-05-22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