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叶子不填坑 —

【幻红】河流

·有其他角色出场了,但是我真的只是想看幻红的恋爱【。

summary: 从内战时期开始旺达和幻视之间有了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



01.

旺达整个人窝在沙发里,她的腿折在身前,她的手环绕她的双腿,她像只柔软的小猫一样团成一球。悲伤。愤怒。沮丧。没有安全感。

幻视突然说说:“我会保护你。”

她茫然。“什么?”

幻视在一旁凝视她很久:“你缺乏安全感。我会保护你。”所以不需要担心。

“我并不是……缺乏安全感。”

“但我能感到你不是很好。”

“我被关在这里,什么都没办法做。我当然不好。”她冷冷地回答,随即深深地吸一口气。

“……我很抱歉。”她说。

“你没有必要对我说’抱歉’,旺达。”幻视平静地说,“我并没有感到被冒犯,或者被伤害。”

旺达将自己的腿抱得更紧了点:“我道歉只是因为我想要道歉,我感到——对不起你。”她叹气,“你真的完全不理解人类是不是?”

幻视漂浮着靠近他,他额头上的宝石闪闪发亮:“我会记录下这个答案。旺达。”

他说:“我会渐渐变得更像一个人。”

“你应该因为我的话感到被冒犯。”她轻声嘟囔起来:“你真的完全不理解人类是不是?”

幻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旺达转个头面对他,头靠在膝盖上,她红色的长发从她的肩膀散落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幻视觉得他并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

他上前,手指轻柔地滑过她的长发,将它们拢到她的背后。

旺达对他微笑,虽然有点勉强,但那是个微笑。



02.

“嗯……”幻视说,旺达发现他已经学会了“犹豫”,“你应该快点离开。”

她抿了抿嘴唇:“你应该抓住我。我知道你和他选择了同一种方式——你和他是一路的。”

幻视的神情变得肉眼可见的悲伤。而说完之后旺达立刻后悔了。

“我并不是……嗯,抱歉,幻视。”

“没有关系。”幻视温和地回答她,他的手指轻抚她的脸颊,“托尼和我并不是……并不是想把你们关下来。我们只是想要一个保险措施。”

她低笑一声,一闪而过的笑容,“那你们就该把我抓起来。”

“危险人物,你最清楚不过了。”

“不。”幻视回答她,他的声音平缓得像一条河无声地流淌,“我知道你不是。”

旺达在他的眼里看到自己。她感到有一条河流进她的心中。

“谢谢。”她说。



03.

“托尼。”幻视走进托尼·斯塔克的实验室。他埋首于机械,一如既往。

“哦幻视,我听到Friday 告诉我你要来——事实上你如果要来不需要告诉Friday,你知道我给了你权限。”

幻视说:“我知道,托尼。但是我觉得如果有重要的事情,我应该正视一点通知你。”

托尼说:“重要的事,好吧。你想去见旺达?”

“嗯。嗯?是的。”一颗零件飞了出来,落到幻视的脚边,幻视拿起他,缓缓飘浮到他面前,“我可以知道你是怎么猜到的吗?”

“猜?不不不你太小瞧我了幻视——哦谢谢。”托尼继续告诉他,“这根本不需要猜。我得承认你很厉害但是某些方面你还是个——孩子呢。”

幻视看着他把那颗零件安上:“好吧。我会继续努力学习。”

“嘿。老实说这对我来说有点尴尬——毕竟我刚刚跟她那边打了一架她还是个逃犯但是,好吧。这是电话。”一个手机被抛过来,幻视发现它的型号出人意料的老,“你可以去找她。”

“什么?你有什么问题吗?”看到幻视仍然站在那里,托尼耸了耸肩,“得了吧,你们俩的爱情还不会导致世界毁灭……我猜。”他干巴巴的加了一句,“至少在你们分手前?”

幻视向他点了点头,而托尼斯塔克最后叮嘱他:“嘿我知道你急着去见你女朋友,但是至少把你的……脸给换一换,普通一点好吗?”

减少注目度。幻视能够理解这一点,于是他点了点头。

他尝试着覆盖了一层幻觉在他的脸上。金发、眼珠是深邃的蓝色,还有他英俊的五官,完美的身材——

“哦。这好像也不是特别普通。”托尼对着他笑了笑,“不过很棒,别改了。不普通一点有助于你吸引你的女孩——”

幻视挑了挑眉:“请定义普通和不普通的界限。”

他的动作看起来让他非常的——人类,但他的话语……托尼不知道怎么形容,他感到无奈、欣慰以及——一丝玩味。

“……所以我说你还是个孩子。”他下了结论,“留着你的问题给你的女朋友吧小宝宝。记得定期回来告诉我一下你的恋情发展——我是说,如果你希望你’爸爸’给你一点建议。”



04.

幻视在一个街头。用他人类的形象。他正看向西南方向离他大概二十米的地方,旺达正在买一个冰淇凌。她看起来一切都好。

直到旺达转向他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盯着对方太久了,旺达快速地走了过来,揣着一个冰淇凌,这让她看起来像个普通的少女而不是什么变种人。她走了过来,像任何一个和恋人出来的女孩走向她的恋人。幻视感到一点微妙的迟疑:她是觉得我是一个搜查逃犯的人吗?她会认出我吗?我应该怎么才能让她相信……

“幻视?”她小声地、惊讶地说。她就在他面前。

一个单词。一个名字。幻视仿佛被什么击中,就在那一瞬间——旺达就在他的面前,准确地叫出他的名字。

“是的……旺达。”他轻柔地呼唤她的名字,像一片花瓣拂过她的心灵,飘落在那河上。



05.

“所以是……托尼斯塔克帮你联系了队长,然后队长告诉了你我在哪儿。”旺达在他的怀里对他微笑,“我的天哪,队长都没告诉我这件事。”

幻视搂着她:“我想队长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他柔和地说,“旺达,我很想你。”

“我也是。我从没想过,你能出现在这里。”旺达的声音满含惊喜,“我从没想过……他会放你出来。”

“什么?”幻视皱眉,然后他说,“不,托尼并没有关我。”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她注视着他的眼睛,“我只是以为,他会觉得我是……不应该和你在一起的。”



06.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旺达?”美国队长对着她笑起来,“我和他有了一些矛盾,你明白,……好吧,挺大的矛盾,但那并不意味着我们是完全对立的。”

“我得选择自由,旺达。不只是美国队长是自由的象征,从我……从我小时候,我经历的很多,我学会的很多,那教我自由、平等。”他平静地说,“后来这个世界变了很多。我醒过来的时候,我感到……混乱。变种人、九头蛇,还有很多的地方。我也需要一个支柱——无论在那时还是现在。”

“我的精神,从根源上支持着我。”他说,“所以说无论如何我都没法变,也不会变。”

“但是托尼,他和我生活的世界不一样。他的想法也不一样。我能明白。”他转头对旺达微笑,“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你和很多人,你们这样的……理应平等的人,受到不平等的待遇。”

“只是爱情而已,旺达。爱情是让人幸福的东西,我也体会过。”队长拍了拍她的头——这个动作让她感到眼中涌起热意,“就只是……尽量像个普通女孩一样,享受你的爱情。”



07.

“托尼说他只是想保证世界和平。”幻视告诉她,“然后他说我们的爱情不会导致世界末日……大概这样,所以我可以和你……”

他思考了一下,“产生爱情?”

旺达笑了起来,“我们不说产生爱情,幻视。”她慢慢、慢慢地凑近他,一个吻落在他的唇上,“我们说……相爱。”



08.

“幻视,我只是想要和平。”托尼背对着他,幻视根据他的语气判断他是在翻白眼——他曾有幸见过多次。

“是的。”幻视谨慎地回答他,“我知道这是你一直的目的。”

“但说实话我其实不怎么想面对……”

“大量的文件、协议和会议?”

“一群操-蛋的平均年龄超过60的谢顶老头。”

“……”幻视不作评价。“但我知道。”他换了个话题,“为了实现群体的幸福,你一定会选择个体的牺牲。”

托尼斯塔克瞥了他一眼:“至少不会牺牲一个孩子的初恋——所以,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幻视说:“我们已经有了充分的身体接触。”

“哇哦,那很棒。”托尼朝他挑了挑眉。

幻视点头:“是的,我们对彼此的了解更深刻了。”

“……我觉得我们在谈论的不是一个话题?”



09.

那感觉仿佛水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而她无助、毫无能力,眼睁睁感觉自己被吞没,即将窒息——

她从一个噩梦中醒来。

“旺达?”幻视在她身边呼唤她。

“是的,幻视、幻视。”她虚弱地叫着对方的名字,手指攥紧他的手臂,仿佛能从触碰中汲取力量。

“深呼吸。旺达,深呼吸——”幻视安慰她,“一个噩梦?”

“一个噩梦。”旺达喃喃道,“我梦到了皮特罗。我梦到他的那场战争中牺牲的样子。我……我无能为力。”

牺牲。幻视突然想到了托尼曾对他说过。牺牲。这不是他调动他数据库寻找到的响应资料,那只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念头,他想到了托尼曾对他说“个体的牺牲。”

“皮特罗的死亡是——个体的牺牲,为了实现群体的幸福。”他说。

“嗯?”旺达靠在他的怀里,“你又在说什么奇怪的话?”她这样说,但并没有感到被冒犯。

幻视说:“如果说要牺牲我,才能达到群体的幸福。你会杀了我吗?”

旺达直起身:“你在说什么?”她皱眉,“我怎么会杀了你——”

“我是指,如果有一天我必须要死,而只有你能杀了我。”幻视说,“你会杀了我吗?”

“不。不,幻视。”旺达双手捧住他的头,“不会再有这样的了。看着我重要的人死去,而我无能为力。不会再这样了——”她与他的视线交汇,然后向上,看到那颗黄色的宝石,“它……告诉你了什么吗?”

“我想并没有。这只是一个由牺牲随机引申出来的话题。”幻视说,“人类的……不可预测性?”

“好吧。”旺达显得稍微放松了些,她地双手从幻视的脸庞向上,顺着手臂握住他的手,“也许你就是越来越人类了。”

她微笑,将吻印在对方的脸颊上,喃喃道:“就是……别离开我。”

幻视说:“当然。”

于是旺达感觉到那些差点淹没的波涛平静下来,在她爱人的抚慰下乖顺地变作一条河。



幻视说:“当然。”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稳定,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平静。

某种阴霾一闪而过,但幻视捕捉到了那一瞬。

心灵宝石毫无疑问在告诉他什么。



10.

当那些敌人出现的时候,旺达感到悲伤,感到愤怒。

她已经和幻视无数次地讨论过了。关于他们的结局——一个短期的未来。心灵宝石似乎在告诉幻视什么,而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感到痛苦,眼睁睁看着那个未来倾轧。

而现在,幻视的敌人来了。她的敌人来了。

她感觉到那条河在奔腾。

她要保护住她的爱人。


一切停驻在她看到灭霸来临,她的战友们一个个倒下。而最后的目标就是幻视。

旺达紧紧地咬住牙关,却控制不住眼泪蜂拥而下。

就在一瞬间,她想起她的弟弟皮特罗,他为了打败奥创牺牲了;她的队长,美国队长用他的一生——包括历史和他们共同经历的时光——教导她,直到现在他还在奋力抵抗;他还想到了托尼·斯塔克,他签署协议为了掌控未知的力量,为了保护手无寸铁的普通人……

然后,是她的幻视。他告诉她如果有一天他必须要死,而只有她能杀了他。

宛如预言。


旺达恨“群体的幸福”。

然后混沌魔法在她的操控下发出猩红的光芒,凝聚成光束射向那颗黄色的宝石。

她感觉到自己将被吞没。



11.

当旺达感到身体慢慢化为灰烬时,她只是将怀中幻视的身体搂得更紧了一点。

她无比冷静地想:无痛的死亡,这也很好。

她知道他们失败了。但是他们尽力了,这个结局无法改变;而她才目睹了她挚爱的离去,然后是她自己的,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别的了。

她无比平静。

她发现,即使幻视离开,即使幻视死亡。

那条河仍在她的心中。

她终将在那条河中与她爱人相遇。




虽说3里死了我觉得他俩还是有很大可能活的——幻视“失去了宝石我可能变得更好”的flag总不能白立嘛【x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