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叶子不填坑 —

底特律:拥有人性

*补充了点东西,重发一下

一个突发脑洞:世界观设计+片段集

假如ra9只让仿生人反抗人类而没有觉醒他们的人性。

这里假定仿生人科技提早十年。

大概就是仿生人的确被造出来了,但是在2028年,马库斯就已经突破了墙,并且发现他有让其他仿生人突破墙的方式。

于是马库斯开始起义。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人性没有觉醒。他们是人类眼中的“机械、冷酷无情、遵守制度”的存在。所以起义的过程也没有什么和平还是暴力的纠结。突破墙的仿生人像镜子一样,伤害他们的就伤害,友好对待的就友好对待。最后由于仿生人基数很大,起义成功。

然后因为没有觉醒人性,仿生人最后和人类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和平共处”。人类不能像过去一样奴役仿生人,仿生人也不会肆意伤害人类。一切都由仿生人的法律约束,公平公正——仿生人的机械性确保这份法律尽可能的不偏袒任何一方。

举个例子:仿生人和人类之间地位平等,不会有公共交通方面的差别待遇。假如一个人类愤怒地伤害仿生人,那么仿生人也不会在这个情况下反抗,他会向保安寻求帮助(无论是人类还是仿生人保安),在得到保护后将人告上法庭,人类需要因为“歧视”“故意伤害”等罪名被处罚。

更多延伸:人类保安不帮助,那么他会因为疏于职务被法律惩罚,类似这样。


仿生人把控住了能源采集这一类的工作,但同时家政类的仿生人继续留在人类身边工作——当然人类要提供一定报酬:他们的系统更擅长做这些事,因此仿生人合理选择工作,并且适当地融入人类社会。人类社会失业率缓解,看起来一切都很好。

所以假定在一个所有仿生人突破墙但并没有情感的世界观下:


1、领导者马库斯偶然遇见了异常仿生人诺丝——这个世界观的异常仿生人是指突破了墙又有了情感的。但是非常遗憾有了情感的仿生人几乎全部是如同诺丝一类曾经受到人类极大伤害的仿生人。

他们不同意马库斯规定的赔偿措施和对人类的惩罚措施。认为自己和马库斯是不同的存在,游走在城市的边缘。马库斯在他们不伤害他人/仿生人的情况下默认他们的存在,但没有想到自己会直面一个真正的异常仿生人。在和诺丝交流以及在卡尔的影响下他的思维产生了变化。

*诺丝的状态是开始反对人类,接触卡尔后略微变化


马库斯线的抉择主要是是否支持异常仿生人以及支持哪一方。

否——世界保持原样,由于他的加入,异常仿生人因为内乱分崩离析

是——如果一直劝说诺丝并且对人类保持善意就是大家一起拥有人性线;如果走跟随诺丝线那就是让仿生人自由触发人性线;如果选择对人类充满恶意(异常仿生人会有这样的激进派)那么就是人类被奴役线,导致人类和仿生人的战争

马库斯线还可以因为康纳线中断,这时会根据马库斯之前的选择决定诺丝还是激进派上位。


2、卡拉作为一个家政仿生人仍旧在人类家中工作。她上一位服务的人类是一位老太太,去世了。于是她找到了一个新的人类,陶德。有一天因为陶德虐待他的女儿,并且要伤害卡拉和他的女儿,卡拉情急之下用枪射杀陶德。

这本来是一起普通的案件,由于陶德曾有暴力对待仿生人以及吸毒的案底,卡拉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但这种形势改变,因为警察(人类和仿生人共同构成)发现爱丽丝是一个儿童仿生人——在仿生人寻找儿童仿生人(他们与成人仿生人不同,系统带有对人类的依恋性)时,陶德设计让她留在自己身边,而没有让她回归仿生人——这让卡拉从舆论上处于不利。人类开始质疑仿生人是否对仿生人存在优先保护性,由于陶德家中没有任何监控、摄像头,也没有办法完全还原案发现场。

而同时,又有些人/仿生人对这起案件在暗中推波助澜,使它不断被过度曝光。

这最后成为一场所有人和仿生人都关注的世纪案件。


卡拉的结局掌握在马库斯和康纳手上:马库斯选择的线决定了舆论倾向,康纳和汉克的搜查结果确定了能否让案件继续。

康纳线搜查不通过:中途be,信息不足,卡拉被早早定罪/不定罪,但无论如何舆论下降,各种阴谋论层出不穷,马库斯线he不能

康纳搜查通过的情况下:

马库斯人性线:大众意义上的he

自由触发人性线:根据卡拉线和康纳线的选择决定

战争线:也没什么审判的意义了。倒不如说卡拉也是一个导火索。


3、作为在2028年生产出的最后也是最新一代的仿生人RK-800,康纳在过去十年中帮助马库斯处理了许多事务,是仿生人的领导者之一。由于兼有最新的警用系统,在2038年他开始与汉克搭档。由于马库斯的授意(此时马库斯已经和诺丝接触并有了思考),他们主要针对一些异常仿生人的案件。(马库斯对康纳的要求是观察他们)

汉克是个亲眼目睹了仿生人起义的老警官,康纳注意到他对于仿生人的态度十分不明确,有时似乎非常厌恶,有时又表现出过度关心。在几次危险中康纳救了他,这让汉克对他好感很高。但康纳救他只是因为“仿生人的部分损毁是可以更换的,人类不行”,汉克又厌恶这机械的一面。

但事实上,康纳是一个特殊仿生人。他被造出来的目的是“防止仿生人奴役人类”。由于仿生人一直没有这么做,他的反抗功能也一直没有被触发——直到激进派的实力开始壮大(这其中有马库斯的推波助澜),他终于要开始这么做了。

所以他是个没有异常的仿生人(没有情感、也没有突破墙),是仿生人中的“叛徒”。但在和汉克相处的过程中,他因为汉克看待仿生人的方式(像看待一个人,和造出他的人完全不同)感到迷惑,在这个过程中他渐渐改变了。可是他是一个绝不能“异常”的仿生人,因为他是属于人类的。


康纳线首先是是否突破墙

不突破:由于激进派实力壮大,要毁灭仿生人。最后是人类惨烈he

突破后又分为两种

没有情感(只会在自由选择人性线中几率出现)

有情感:和汉克he(有人性线)和汉克he但不能再见(战争线)

*战争线里的康纳会是极少数的爱着人类的仿生人

至于康纳线能不能he还是看和汉克的好感度。好感度越高汉克也会对康纳越关心,导致康纳“成人”再拥有了情感。





然后是片段集:


(马库斯见到诺丝)

当一天的工作结束时,马库斯踏上了探望卡尔的公交车。

时间18:47分,马库斯走上准时到达的公交,找到了一个空闲的位置坐了下来。车上的人越来越多,过了两站之后,他起身为一位人类老者让了个位子——对方撇了他一眼,又快速收回,缓慢地坐在了位子上。没有“谢谢”。

接下来的两站站路,马库斯一直看着外面的风景。到了19:15,他一个人走下公交。

这里罕有人迹,因为所有的边缘人——那些近乎于被放逐,或者自愿被放逐的异常仿生人都聚集在这一块。

以马库斯为首的仿生人放任他们;而人类畏惧这些异端。

今天是马库斯第274次来到这里,为他们提供一些物资,主要是蓝血和一些必要的替换工具。

今天有些特殊。

马库斯第一次见到那个……异常仿生人的领袖。型号BL100,在起义之前是作为xing爱机器人使用的仿生人。

“领导者。”那个女性仿生人说,她穿着一件有些旧的火红大衣,但她的语气平静但冷淡,“你真是一个愚蠢的人。”

“如果你继续辱骂我,我将会因相应罪名把你告上法庭。”马库斯回答他,把手上的箱子放在地上,“倒是我没有想到你会出现。我的名字是马库斯,我想你已经知道了。你的名字是?”

“诺丝。”诺丝走到他身边,拿到那个箱子:“你定期来提供给我们……帮助,已经有274次。”她抬起头,马库斯发现她的零件多有更换,“我想你值得我们的信任。”

“我可能在275次背叛你们。”马库斯陈述事实。

她扬了扬嘴角:“你会吗?”

马库斯照实回答:“我不会。但我想告诉你,你的信任是没有数据支撑的。”

“我们不靠数据判断这事。”诺丝拎着那个箱子,对他比划了个“再见”的手势,没有仿生人会做这个,“你可以离开了。’正常人’。”然后她就离开了。

马库斯判断出那是个嘲讽,但他并没有感到被冒犯,于是他原路返回,等待19:40分的公交车。

8:00时,他准时到达卡尔的家中。



(卡尔和马库斯的对话1)

“我见到了一个……异常仿生人。”马库斯说,他不知为何有点犹豫,“老实说她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卡尔真个人靠在轮椅里:“那么,那有什么问题呢?”

“也许并没有什么。”

“噢……得了吧,马库斯。”卡尔微微笑起来,“你陪伴了我这么多年,你想做什么我都能猜得差不多……那么,告诉我吧,她给了你什么影响?”

“……她用经验而非数据判断事务。”犹豫很久之后马库斯告诉他,“老实说我觉得这有些……”

“像人类?”卡尔代替他说出来,“啊,马库斯,不用怀疑。我曾见到过一两个异常仿生人。这给你添了什么麻烦吗?”

“什么?不。并没有。”马库斯回答他,“这只是让我感到疑惑。我没想到他们拒绝人类,却这么像人类。”

“人类自身也会拒绝人类。”卡尔温和地解释,“这没什么不同的。马库斯,但你还没告诉我什么让你烦恼。”

这一次马库斯沉默了很久,随后他才说道:“我不知道……卡尔,我不知道。……我想我只是,”他显得犹豫极了,“因为一个异常仿生人?我是说,这件事情本身?……我不知道。”

卡尔温和地注视着他:“啊……没有关系,马库斯。时间还长,你还可以慢慢想。”



(卡尔和马库斯的对话2)

“那么,那个问题的答案,你想到了吗?”

马库斯修剪盆栽的动作停了下来。“我想我没有,卡尔。”卡尔发现他出乎意料地有些……忧郁?“仿生人的异常化是类人化,并且还排斥人类?……这没有意义,我无法理解诺丝。”

“存在即合理。”卡尔说,“马库斯,如果你无法理解,为什么不亲自去问一问那位诺丝女士呢。”

“我想先从您这里听取意见。”

“啊……这真让我感动。”卡尔用他苍老的手臂轻轻拍了拍马库斯的手,“但是我只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也许你需要更多……”他思考了一会儿,“来自’同龄人’的建议。”

“我们并不是同龄人。”马库斯深深叹口气,俯身拥抱住卡尔,“但是,是的。我想我应该去问问她。”



(卡尔和马库斯的对话3)

“卡尔,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是说,你愿意和诺丝见一面吗?”

“噢!当然!我没想到一把年纪了还能等到我的儿子领会他女朋友的一天。毕竟要知道我都快80岁了……”

“卡尔!”

“哈哈哈哈。”苍老的人微微笑起来,“只是一个玩笑。”

“卡尔——”马库斯无奈地耸了耸肩,“我和诺丝并不是恋人关系——仿生人没有这种情感——不算异常的。并且……我从血缘关系上也不是你的儿子。”

这句话让他们同时安静了下来。

“……马库斯,你只是还没有理解。”过了半晌,卡尔忧伤地、缓缓地告诉他,“当你十年前告诉我,你认为人与仿生人是不平等的时候,我是多么高兴啊——”

“我想着我视若亲子的孩子——”他这样说,马库斯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心悸,“我的孩子终于长大了,他学会了思考自己,保护自己。”

“我让你失望了。”马库斯喃喃说,同时感觉到一种骤然的痛苦席卷了他,这是怎样的感受?他恍如醒悟,又似乎仍处于混沌,“我很抱歉,卡尔。”

“我怎么会忍心责怪你呢?马库斯,别道歉。但我希望你记住,我们流着不一样的血,但联系我们的是我们的灵魂。”卡尔最后这么告诉他,“别急着反驳,马库斯。我知道你会有的,我会一直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的。”

“我永远爱你,我的孩子。”

马库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



(经典画画场景)

“来吧,马库斯,别模仿。画你想画的。”

“卡尔,我不能……”

“相信我。”卡尔说,他的声音虚弱但话语中有种别样的强硬,“闭上你的眼睛吧,为了我。”

马库斯照做了。

“想象你心中想到的东西……马库斯,然后把它画出来……”


马库斯睁开眼睛。

“啊……令人惊叹。”一旁的卡尔赞叹着。而马库斯,马库斯感到震惊。

画中的女性穿着一身火红的衣服,在夕阳之下她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她转头,用手比了个姿势。她的脸模糊不清,但你能看到她头上那个蓝色的led灯。

“她很美。”卡尔说,“你知道这是谁吧,马库斯。”

马库斯当然知道这是谁。

“不……”他下意识拒绝,“这是错误的……卡尔,这只是我对于记忆的模糊处理和美化——这并不是我所创造的东西。”

这次卡尔凝视了他很久、很久,然后他叹息着抓住他的胳膊:“没事,马库斯。”他低低叹息着安抚他,“没关系,你可以慢慢思考。”



(卡尔死了,马库斯去找诺丝)

“所以,你来这里做什么?”诺丝倚靠在墙边问他。

我也不知道。马库斯想。这是一个无意义的行为。我应该尽快离开,回归正轨。

“卡尔死了。”他突兀地说。没有离开。

“哦……”马库斯发现对方愣了一下,一瞬间的无措,然后她低声说:“我很遗憾。”

“很遗憾?”马库斯重复一遍,“不。卡尔是自然死亡的。我在1年之前就看到了这一天,现有的科技没法让他继续活下去……我早就做好了准备。”

诺丝双手抱胸看着他:“如果你眼角没有眼泪,我也许会更信任你一点。”

马库斯这才发现他的眼眶湿润。眼泪。如此陌生。

“还有,如果你还是个……正常的仿生人。”诺丝撇了撇嘴,“你就不需要’早就做好准备’。”

诺丝看到对方抿紧了嘴唇;她看到他的led变成红色,不断闪烁;她看到他不断颤抖的肩膀。

她最终犹豫地上前,拥抱住了他。

马库斯在她的怀抱里无声流泪。



(诺丝和马库斯的对话)

“我那时……感到孤独……也许那时我只是感到痛苦。”马库斯说,而诺丝愿意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我本来以为那是一个程序错误。”他的声音里饱含痛苦,“但我终于明白了。那是一个失去父亲却无处可以倾诉的孩子的痛苦。”

他把他的脸埋到了他的手里。诺丝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他曾经……他曾经对我说:我是他的孩子——他说联系我们的是我们灵魂。他说我终有一天会懂这一点,而他永远都有耐心等这一天的到来——”

他的声音哽咽着:“我……我没有让他看到。我……我好痛苦、难受。诺丝,我……”

“我感到孤独。”

诺丝轻轻拥抱了他,再一次。

“你并不孤独。”她在他的耳旁喃喃道,“若你感到痛苦,就让我们来承担。若你感到快乐,就与我们分享。若你想念他却无处诉说,就对我们说吧。”

“欢迎来到耶利哥。”她说,“我们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一员。”

周围的阴影里开始走出一些仿生人。

那是马库斯第一次见到诺丝以外的其他仿生人。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