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叶子不填坑 —

【警探组】夜话

summary:在办完一场有些特殊的案件后,康纳和汉克出于对互相的关心在酒吧进行了一次谈话。


“你还好吗?康纳。”汉克盯着你看,看起来小心谨慎。

“我很好,副队长。”你整理了一下奔跑的时候弄乱的领带,“事实上,我以为你才应该是不好的那个。”

“为什么?”他这么说,“我想我不需要提醒你,你刚刚杀了一个仿生人。”

你刚刚击杀了一个仿生人。入室杀人、迅速逃跑、骇进监控、隐匿行迹……这也许只是一起井然有序、早有谋划的谋杀案,虽然可怕但总有人会处理它——如果你和汉克没有在侦查中发现他可能是一个仿生人的话。

这毫无疑问在仿生人与人类中掀起了轩然大波——直到这时世界才发现当一个一切身体由机械构成、可以使用内置电脑进行思考的仿生人预谋犯案,并且没有足够多的人类防备他时,这件事有多么容易。

为了找到他你们花费了不少时间,在这期间他又做了几起案件,这才让你们抓住了他的小尾巴。然后是要命的追赶战,最终在他抓住一个小孩想要挟持他作为人质时你一枪爆了他的头。

“我知道。”你回答他,“但……更正:我刚刚杀了一个仿生人罪犯。”

你们的侦查证明被害者曾是这个仿生人的主人:詹姆斯·布莱克。40岁,无犯罪记录。他曾是一名审计师,生活水平较好。因为仿生人的流行而失业,曾经辱骂他的仿生人(在醉酒状态下)但并没有对其造成身体伤害,并且在马库斯发表了和平演讲后,他的邻居形容他“变了一些”“是比较早认为应该给仿生人平等待遇的人”。

而他被他曾经辱骂过的仿生人杀死了。

有后续人员来收拾仿生人的尸体,他们拉起隔离,有序清理现场。于是你们稍微远离了一些仿生人的尸体,你看到汉克点燃了一根烟,你没有如往常一样让他熄灭并阐述吸烟对人体的危害。出于某种原因,你并不想做让他不快的事。

他撇了你一眼:“去喝一杯?”他显得有点焦躁,你注意到他捏着烟的手指微微颤动,有烟灰落在地上。

出于某种原因,你也没有拒绝他。


“去喝一杯”从实际上来说,就是汉克喝不止一杯,而你在旁边看着他。

这是你们成为搭档后第37次来到这家酒吧,而这是唯一一次汉克没有坐在吧台。你安静地跟随他坐到一个靠里面的两人位,你看到汉克点好了酒就干脆地离开了,这是唯一一次他并没有和他的老朋友聊天(而另外的36次他会和对方进行至少2分46秒的对话,其中有14次他让对方加入了你们的话题,进行了至多174分14秒的闲谈——关于球赛)。

你坐到你的位置上。汉克坐在你的对面。

你注视着汉克的姿态,你发现他感到紧张:汉克的手平均触摸酒杯4次才会拿起来喝一口,比起喝酒他更倾向于敲击酒杯,这是他思考时的下意识动作;他的视线没有焦点,有时会无意识地快速眨动;你们坐在这儿将近8分钟,他没有对你说一句话。

这让你也感到紧张。

你的资料库中储存了超过6000种开始对话的方式,你眨了眨眼睛,决定由你来开启话题。

“副队长……”

“康纳,你还好吧?”他突然问你。

“什么?”你的系统微微混乱,然后迅速整理完毕,“当然,我很好。”但是……“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坚持认为我会有’不好’的地方。”

他眯了眯眼睛,盯着你瞧,像是只老猎犬一样确认你是否说了真话:“你刚刚杀了个仿生人。”他脸色阴沉地说,“需要我再提醒你一遍吗?”

“是的。我杀了个仿生人。但这并非我第一次杀仿生人。”你彬彬有礼地提醒他,“在我们合作寻找鸽子房的那位仿生人的时候,我也……”

“那是因为我们的行为让他选择了自杀。那是我们的错。而且那时候你还是个没觉醒的仿生人!”汉克粗暴地打断你,你知道他不喜欢这些你仍是个机器时的回忆,“别把错都揽在自己头上!”

“是的。我对那位先生的死抱以诚挚的歉意。”你点了点头,“但是,我仍旧没能理解。汉克,我射杀了一个威胁社会的仿生人,你觉得我会’不好’?”

汉克盯着你看了半天:“你还真是’冷酷无情’啊是不是?”他嘟囔着,但他的语气与话语内容不符,你决定忽视掉这部分,因为现在汉克看起来轻松多了。汉克高兴就好,你想。

但现实是你不得不提出一些不这么令人愉快的话题。


“事实上,我以为你才是会感到不适的那个人。”

汉克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什么?得了吧,我直接击毙的罪犯可比你多。”

“但是那是个仿生人罪犯。”你告诉他,汉克对你执以疑惑的眼光。

你这才发现这句话和汉克说的几乎一模一样——而你们没法互相理解。你思考一会儿,解释道:“我是说……一个仿生人,成为了罪犯,并不是被迫反抗、过失杀人……而是蓄意谋杀。”

“这也许会让你以为……”你直视着汉克的眼睛,“……我不知道,也许,会告诉你——仿生人并不是完美的?”

他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你:“别太过得意了——康纳,你认为自己完美无缺?这可傲慢过头了……”

“我以为是你这么认为。”你耸了耸肩,“而且我想我的意思是,仿生人……我们现在似乎并不是全然的好了……”

汉克沉默着看着你,你知道他在等着你的下一句话。你的手抚摸着桌子上杯子(虽然你不需要也不会饮酒,但老板总会给你一杯,你猜这是因为无论如何你都会为它买单),轻轻敲击它:“之前我们所有遇到过的仿生人……他们伤害人类都是出于在濒死情况下的自卫,或者长期受到虐待、侮辱等不可逆转的伤害。而这一个不是了。”

汉克看向你的手指,准确的说是你的那一杯酒。第二杯。你乖乖把酒杯给了他。然后汉克抿了一口酒。你的余光注意到老板把电视机的频道调到了球赛——是汉克喜欢的队伍。

但汉克并没有看向那里,他问你:“那你呢,康纳?你是否知道你们仿生人会有这种……主动伤害人的想法?”

“我不知道,汉克——我不知道。”你回答他,回想起自己的过去,“当我还是个……正常的仿生人时,我绝对不会有这个想法。但当我觉醒了之后……我无法确认自己会是怎样的存在。也许没有仿生人会知道。”

“那你有想要伤害的人吗?”汉克大咧咧地问你,你莫名地被这个刺激到:“当然不!汉克,除了追捕罪犯行为中必要的一些活动,我不会伤害人类!”

“我只是在问你有没有这个想法,除了你追人类犯人的时候。”汉克又叫了一杯酒。“对我说实话,康纳。”第三杯——一个临界值。

你觉得你得尽快解决问题,但你莫名地犹豫了:“……好吧,有。”

“所以你还真的有?”汉克把一只胳膊压在桌子上,凑近看你。惊奇,但没有恐惧。你感到略微心安。“那是谁?什么情况下?”

这个问题可好回答多了:“当盖文警官过度打扰到你的时候,并且对你出言不逊的时候。”你平静地告诉他,“我想要让他离开你。如果他再过分一点,我会想要施加一些……武力。”

你的每个形容都模糊不清:“过度打扰”、“过分一点”、“一些武力”,这让你感到羞愧。你没法准确地描述,因为那并不能计量,那只是你内心的一种……感受。

“噢,噢。……这真是……让人感动。”汉克说话的声音有些生硬,你知道他不习惯表达情感,“……但是你从来没有这么做过,康纳。”

你知道他需要一个解释。

这让你瞬间有些沮丧:“……我并不想给你和马库斯惹麻烦,副队长。我的系统模拟如果我真的伤害盖文警官,马库斯和人类的交涉可能会有麻烦,而对你在办公室的名声也会有一些……问题。”

“所以你选择不去这么做。”汉克朝你扬了扬头,他的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得啦,那就没什么问题。别太去在意它。”

“什么?副队长,我不明白——”

“哪个人生活中没个又烦又神经的贱人啦?关键是你还没发摆脱那些狗屎混蛋们。”汉克心情显然好了很多,你看到他将第三杯酒一饮而尽,“有的时候我也想给他们来一拳或者来一枪的,但我不会真这么干。康纳,你也得这样,就只是……别真这么干——当然,我也不是让你不要反抗!”他凶巴巴地提醒你。

“我知道,副队长。”你柔和地回复他,但并不觉得轻松,“可是问题是……副队长,仿生人应该是不会’变坏的’。这才是关键。”

汉克和你一起沉默下来。

你猜也许你越界了。你的烦恼似乎让汉克也感到烦恼……你不应该让你的副队长有这些困惑。你轻轻叹了口气,尽管有些遗憾,你还是打算就此结束这个话题:“副队长……”

“听着。康纳。”汉克突然开口道,“接下来的话我只会说一遍。”

他的语气严肃认真得不像你认识的那个汉克。于是你及时闭嘴,感觉到人造心脏在你的心中跳跃。扑通。扑通。汉克会说什么?他会对你下达什么样的审判?什么样的宣言?

“康纳,你刚来我身边时就会那些动作。我看着你说话、耸肩、歪头、眨眼、假笑,你还他.妈有个呼吸模拟器——明明你不需要呼吸,卡姆斯基真是有够神经。”汉克说,“但是从你觉醒之后就不一样了。我不知道电和机械在一起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看到你做一样的动作,你还是能耸肩,能笑。但我知道那是你真正想做的,不是系统让你做的了——这两个是有区别的,跟你相处久了我总能分清楚它们,就像我分辨你和那个假的你。”

“我还记得你在卡姆斯基家没杀那个机器人,说’你没法下手’的样儿,你显得又急躁又迷茫,像个小孩——老天啊,我在说什么——总之,那时我就知道你不只是个机器人了,你开始变得像个人了。”

“但是人就是没有机器这么好的。我在警局可看惯了这些啦,那些犯罪的、干坏事的,坏人永远不少。”

你犹豫了片刻:“所以你觉得仿生人不应该变得像人……?”

“得了吧,我还没说完!别打断我,康纳。”汉克粗鲁地说道,“仿生人……或者说机器人,是不错。但那不是’好’,明白吗?原来的你们就只是……中间的那个,不坏但也不好。”

“但是人类就不一样了,你可以选这个。”他的手微微抬起,“好人——也可以选这个,”又落下,你的眼睛随着他的手动作,“坏人。”你觉得这个动作可爱极了,“康纳,你会选哪个?”

你会选哪个?

是不好也不坏,还是在“好与坏”之间做出你的选择?

……

“汉克,别再叫第四杯酒了。你今日的摄取总量已经超过了我给你设定的最高额,再喝下去你的身体会……”

“闭嘴吧!”汉克吼了你一句,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像往日一样坚持要第四杯。你看到他嘴角的笑,沉默着什么也没有问。

当你和汉克一起踏出酒吧的门时,你发现深夜的底特律开始下起小雨了。


你们俩一起进了车,当然你坐在驾驶位上。汉克懒洋洋地躺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你为他调整了一下椅子,系上安全带,缓缓驶上路。

车子的隔音效果还不错,雨打在窗户上,有一种轻微的声音,让你感到说不出的宁静。你把车内放的重金属音乐调到最轻,更换了几首歌,发现如出一辙的全是死亡重金属。你微微叹了口气,把它彻底静音了。

“你在干啥?”汉克含混不清地问你,你猜他有些困了,毕竟这段时间你们为了找那个罪犯耗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

“让你有舒适的休息环境,副队长。”你轻声告诉他,“在我们回家的路上,你可以稍微休息一会儿。”

一路上汉克都很安静。你看到他闭着眼睛。

当你们到家了之后,你解开安全带,但你并没有马上下车。你侧身去看一边的汉克,他看起来疲惫但动人。人。一瞬间,你似有所悟。

“汉克。我会选好的那边。”

你语气轻快地告诉他。


汉克仍旧闭着眼睛,你听到他缓缓对你说:“那当然,康纳。”


评论(3)
热度(147)